剔子君

[2018.09.05]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首页随机掉落注意避雷。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楚路]试问狗与狼的相似度

☆失踪人口回归(。 其实生贺我想正常地写正剧向的.....写不出来算了(。

☆有OOC,有BUG,有原作捏造,有乱七八糟、没有根据、不想兽人的兽人设定,没有成理成章的故事。欢迎捉虫www

☆路总生日快乐!路总生日快乐!路总生日快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们要相信下一个路总生日楚少就会回来了。

01.

        学霸遍地走,精英贱如狗,这就是卡塞尔学院的写照。

        在经过开学时被“龙”、“爬行种”等概念刷新了三观之后,路明非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牢不可摧可以毫不动摇,毕竟自己都是半条龙了还能有什么好奇怪的呢,混久之后自己还说不定变成新一代超人拯救世界呢。

        然而今天早上当自己那个一米八的德国舍友从上床探头的时候,路明非还是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人生。

        “师弟你要去饭堂帮我捎一份早餐呗......等等,你那是什么眼神?”芬格尔看到路明非直直地盯着自己,那眼神像是撞了鬼一样,低头看了看,不对啊,虽然自己裸睡但还是盖着被子而且师弟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有这习惯——等等,难道......?芬格尔意识到大事不妙。

        “芬格尔你老实告诉你除了裸睡和猫耳PLAY还有什么癖好,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成吗!校长我要换宿舍!”路明非看着芬格尔那一头金发上面竖起的圆角耳朵,那外形,那花纹,还不是猫耳是啥?而且还弄得挺逼真的啊.....

        芬格尔:“......”

        芬格尔:“妈的智障。”

        芬格尔:“老子这是云豹好吗!”

        路明非:“......”

        路明非:“???”

        路明非:“等等你他妈先把衣服穿上!”

02.

        “所以说这因为言灵的副作用加上龙血的影响,你们混血种都会这样?”

        路明非坐在桌子前的转椅前离得芬格尔远远的,心累地扶上额头。妈的本来以为龙族什么的已经够混血的,结果一大早起来还来了个动物PLAY?又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对着自己打开,F5的键都要被摁难了,这样随便改造物主的设定真的没问题吗喂?

        “其实.....好吧简单来说就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可以听学校的专门课程。”芬格尔坐在路明非的床上翘着二郎腿,那条斑点花纹的豹尾巴抖腿的节奏一晃一晃,“喂,什么叫‘你们’,你也是混血种好不好,有点S级的自觉啊师弟。”

        “这是什么时候会出现的?”

        芬格尔啃着路明非给他带回来的早餐——他成功地用情报在路明非身上敲诈回来的——耸了耸肩,含糊不清地说:“不一定,每个人的时间不同,有的小时候还是个熊孩子就有,有的到死都没现实化过。不过,”停顿着瞄了路明非一眼,“师弟你能见到我的就差不多是时候了吧。”

        “卧槽,这么说我也会长这玩意儿?!”路明非一脸惊恐,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后面。“我想起我小时候我的龙尾椎骨比较突出原来那就是先兆吗……”

        “哦,那倒不是。”芬格尔十分淡定地解释,“这些现象只是意象,我们自己是看不到也摸不到自己意象化的部位的,不过碰到的话还是有感觉的。诶你别指意摸我的耳朵我警告你啊,虽然我们接受这种事实,但我们还是有人的尊严的好吗。”

        路明非翻了一个白眼,“谁想摸你耳朵。那你是要一直顶着这耳朵吗?”

        “两三天就会消失啦,不过一年也就只会出现那么几次。还有不是特别亲的就别一直盯着别人的动物特征看,也别随便当着当事人提啊,被师姐师妹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在守夜人论坛上私自发别人现实化时期的照片也是禁止的。”

        “这东西能拍得到?”这真是越来越玄乎其玄了,除了自己以外的都可以看得到摸得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构成的啊?

        芬格尔点头。

        “哦,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路明非觉得还是问问的好,这东西像是风俗习惯,有些东西白纸黑字不会说明,却往往很重要。接着芬格尔眨了眨眼,那双豹耳朵抖了两抖,眼睛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路明非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其实动物的习性有时候也会影响到我们……”还没等路明非崩溃芬格尔连忙补充,“师弟你先莫方,虽然是有影响但是人的理智还是占主权,不至于说当回野蛮人......”

        路明非心累,很心累,这种一觉醒来发现世界都变了想要变成草泥马在大草原奔腾的心累感。忽然凭借着多年宅经验脑海之中闪过某种熟悉的设定,路明非整个人都僵住了,半晌才支吾着从口中艰难地挤出几个字:“那什么,动物不是有发情期吗……”

        芬格尔也是一愣,“师弟你反应真快我都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有是有啊,但是你看一年才现实化几次能撞上发情期的几率能有多大啊。如果真撞上了学校还是能请假的。”

        “这一脸AXO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路明非再次疲惫交加地捂住了脸。

        “至少AXO没有自成的猫耳PLAY啊师弟。”芬格尔看破红尘。

03.注:本片段有大量原作文字

        一开始再怎么无法接受到最后还是会淡化成自然,几个月下来路明非已经接受了这一设定,反正一年也见不了多少次对生活的影响也的确不大,反倒是见到熟人戴上各种各样的耳朵的确是挺新鲜的。

        哺乳类的比较好认,芬格尔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一眼没看出来但还是能看出是猫科动物,零的白色小圆耳和尾巴要认出是北极熊并不难;鸟类的就难认一点,不是有专业知识认不出来,恺撒和诺诺都是鸟类,前者是耳朵上的毛羽是金黄色的,配上恺撒的金发不认真看也看不出来,后者的则是灰黑色的毛羽,校服上总有着白色的翎羽,路明非上守夜人论坛上查了一下,恺撒那是雕,诺诺是隼。

        只是到目前为止路明非还不敢确定的,是楚子航。

        作为学校里的超A级,加上狮心会会长等身份的加持,楚子航在校内的关注度自然是比较高,守夜人论坛里就算不用心去找,也能瞄到楚子航的动物特征是什么。

        楚子航是一只狼。

        具体是什么种类没人晓得,犬科的动物单凭耳朵尾巴之类的是认不出准确的种类,何况又有多少人能够亲近到去研究楚子航的动物特征是什么种类呢?

        路明非第一次见到楚子航的动物特征现实化的是第一次遇上守夜人放白鸽的时候。

        那时教堂的钟声敲响,数不清的白鸽从钟楼喷涌而出,像是天空拉下的白色帷幕。身旁一个个学生从校服口袋里抽出白色的饰巾,扎在草坪边的围栏上,一时间围栏像是百花绽放的茶花树般纯白。

        “有人离开了我们。”

        一脸茫然的路明非听到这把声音把视线从恺撒的身上移了回来,他转头看到楚子航那双淡金色的瞳孔,还有......那双狼耳朵和狼尾巴。

        楚子航一直习惯和别人保持距离,在仕兰的时候就影只形单宛如一匹“孤狼”,这倒是和他的动物特征挺符合的,路明非强忍着没让笑容露出在脸上,同时没想到这样的狮心会会长居然会主动和他搭话。

        “每一次有人离开我们,教堂都会飞出鸽子来,这是哀悼。”楚子航看着草坪,轻声说,身后的那条尾巴亦像是为了哀悼般低垂着。

        明明自己是“S”级,楚子航是“A”级,可是跟这样的学生领袖路明非只觉得自己是个小弟,要使劲点头。

        楚子航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淡淡地微笑,“谢谢你,如果没有你解出那份地图,离开我们的人会更多。”

        路明非没想过楚子航也会笑,在仕兰的时候也好,在被自己一枪轰趴的时候也罢,他总是一张无表情的脸。但他现在微笑着,温和得像个兄长,而且那条狼尾巴也轻微地摆动了几下。

        “你弟弟还好吗?”楚子航问。

        “他......挺好的,”路明非说,“他很崇拜你。”

        楚子航还是笑笑,很礼貌,却并不是欢喜,刚刚还在晃动的尾巴又垂了下去。

        “你不怕和我对视,对吧?”楚子航又说。

        “不怕啊。”挺好看的,这一句路明非只是在心里想着没说出来,怕是不大合适。

        “挺好的,其实我能看到的眼睛不多,别人都不喜欢我和他们对视。”

        路明非忽然明白为什么楚子航总是低垂着眼帘漠无表情,因为那双永不熄灭的眼瞳会让别人不由自主地恐惧,他在避开别人的视线。此刻黄金瞳对着路明非完全打开了,透着一股妖异的美。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一句两千多年前就被孟子提到的话一点都不假,连视线都无法相接又从何处谈起心灵的交流。那么久都是独自一人,现在终于又有一个人能直视自己,那该是一份怎样的心情?

        不用猜,那条晃起的尾巴已经暴露了。面瘫着脸却能猜着这人的心情,这尾巴算是翻译了吧......

        话说,狼会晃尾巴么?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晃起的那条尾巴,不禁思考起这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此问题不亚于为什么像芬格尔这样的废狗的动物特征会是云豹一样,只是考虑到两人关系又并非十分亲近实在问不出口。

        路明非想了一下,最后觉得这个又不是什么大问题,还是决定让这个问题烂在肚子里。

04.

        一个早上下来不断收到些零零碎碎的目光,路明非就知道自己中招了,感觉一时间又回到了大一刚开学在“自由一日”崩掉了两大阵营的老大之后的那段时光。

        在饭堂里拿着餐盘,路明非环视了饭堂一圈,最后选择一屁股坐在了楚子航的身边。

        “师兄借你这里避个风,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坐下的一瞬好像看到楚子航略略瞪大了眼睛,随即又恢复了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情。

        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刚开学就能看到别人的现实化自己却到大二暑假的这个时候才中招,虽然尽力地去不介意但想想自己头上冒出个什么小动物的耳朵......还是有一种羞耻感,幸好现在是暑假,留校的人不多。芬格尔毕业之后宿舍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早上起来也没人提醒他。

        从东京回来之后两人少有见面,路明非只知道楚子航开始在执行部实习,楚子航则只知道路明非在恺撒毕业之际接手了学生会主席这个大任。古话有云“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个暑假路明非留在学校里接受那地狱般的锻炼,一天下来就是宿舍饭堂图书馆教学楼四点一线之间来回跑,现在回到宿舍之后倒头就能睡。偶然间想起要不要回去看一下婶婶叔叔和一米六的路鸣泽,看了一下自己的日程表很快又打消了这些念头。

        其实是并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在经历过东京那次偶遇之后的他们。

        “这个暑假你不会去吗?”楚子航忽然问。

        游神当中的路明非回过神来,心想师兄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拿着筷子戳了戳餐盘里的五花肉,漫不经心地回他:“不回了,学生会的那帮元老要把我砍掉重练,简直是在压榨劳工啊。师兄你不回去吗?”

        “回,但是不会逗留太久,这个暑假主要是在执行部实习。”楚子航说。

        “对哈,你已经挂名在执行部了哦.....啧。”

        路明非挠了挠后面,一早上下来不知怎的后面总是不自在,尾椎骨处时不时就会痛一下,害得他坐都坐不成能站就站着。

        楚子航听到他最后的那声啧,顺着他的手看去,又抬眼看了下路明非的头发,冷不丁地说道:“你压着你的尾巴了。”

        “???”路明非懵了,“哦哦哦,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弄......”

        “你先站着,坐下的时候想象一下,把尾巴抬起来。”

        路明非照做了,然而在想自己戴着猫耳朵和猫尾巴的样子的时候,饶是脸皮再厚也红了一遍。刚准备坐下去楚子航忽然出手,按住了路明非的腰。

        他说:“别动。”

        路明非觉得自己心是炸了,吓炸的那种,接着只感受到身后像是有什么在自己身上捋了一遍。喂喂喂你不知道别人的尾巴不能随便乱碰吗?

        “坐下。”

        路明非猛地坐下。

        楚子航收回了手,看着路明非一脸懵逼的样子不知怎的有点想笑,还好他忍住了。“如果不行的话可以用手,估摸一下位置抬起来也行。”

        “哦哦哦,不过师兄你动手前能先吱一声吗,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对不起。”

        路明非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介意,“那.....师兄你看得出我是什么吗?”

        楚子航看着他没说话,盯得路明非有点发毛。半晌过后,楚子航向路明非的头顶伸出手,“介意么?”

        反正都坦诚相见过了还怕摸头不成。路明非经过内心一番挣扎,同意了。

        其实也算不上摸,楚子航只是撩开挡住耳朵的那些头发,也是白慌一趟。手指碰到耳朵的一瞬间路明非觉得有点痒——但就是说不出是哪里——手指下的耳朵抖了两抖。

        “是狮子。”楚子航认真地说。

05.

        “讲真,师兄你现实化的动物特征到底是什么种类?”

        “没验过确切的种类,但的确是犬类没错。”

        在问出口的瞬间路明非就后悔了,一股热气从后面轻拂过耳畔,像是一只看不到的手撩起心里的那根琴弦,随着“嘣”的一声,屏幕上的像素小人掉进熔岩里面丢掉最后一颗红心,GAME OVER的字样在屏幕的中央蹦了出来像是恨不得跳出屏幕嘲笑自己一番。路明非仿佛看到了像素小人向自己翻了一个白眼。

        路明非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面无表情地看向搭在手臂上的那条毛耸耸的大尾巴,思考着是要先扫开这条尾巴先,还是先打掉放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回过头去,半眯着眼瞪了那个一直抱着自己不肯撒手的那个人一眼。

        此时此刻两人待在宿舍里,给毕业要搬出去的楚子航收拾宿舍。东西基本已经打包收拾好了,路明非坐在空了的床上玩手机放松,不过一会儿楚子航就坐过来,理所当然似的抱起自己男朋友的腰,路明非顺势就在楚子航的怀里找个姿势舒舒服服地躺着。

        楚子航是在奥丁事件之后告白的,那时凑巧路明非的动物特征现实化。收到告白的时候路明非还想着这人这次这么折腾自己怎么可以让他轻易得手,抬抬架子吊吊胃口,结果那条晃起的尾巴就暴露了一切,藏都藏不住,只能在心里骂自己怎么那么没出息,然后被楚子航戳破那点小心思抱得人归。

        平时两人不会太亲密,在一起之后也少有会说动不动就搂搂抱抱。但是一遇上楚子航的动物特征现实化,路明非就深刻地认识到,这匹狼,是格、外、地、粘、人——至少不像是一匹正常的狼——例如现在搭在手上的大尾巴和腰上的手。

        路明非十分怀疑楚子航是不是特地挑自己现实化的那天告白的。

        路明非调整了一些坐姿——本来就是被抱着的把身后的那人当靠背来使,现在翻了个身换成了一脚跪在床上,居高临下地俯视——一手还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摸上了楚子航头上的狼耳朵。

        指尖触碰到的一瞬间那双耳朵敏感地抖了抖,然后就乖乖地一动不动,在路明非的掌心里任由其摆弄。楚子航的狼耳朵十分好摸,比起头发来要顺滑得多,当然还有尾巴也是。两人在一起之后有许多之前没发现的细节就会暴露在相处之中,例如其实在现实化期间指甲会稍微地变长,两只犬牙也变得明显——接吻的时候被咬过的人表示还真有点痛。

        楚子航仰着头,静静地看着身前的人对着自己的耳朵胡作非为,眼睛眨动让人想起新西兰特卡波的星空。手向下滑去,路明非半眯着眼与楚子航直视,毫无阻碍地,落进淡金色的瞳孔,看到倒映在眼中的自己的身影。拇指轻扫过细密的睫毛,眼帘下的双眸流露出的眼神深了几分。

        “之前就觉得,师兄你的眼睫毛真的很长啊。”

        “是吗。”

        感觉腰上又多了一只手的时候路明非回过神来,霎时间意识到大事不妙,嗅到一丝阴谋的气息的小狮子警觉地下意识向后退,结果被人牢牢困住。

        “你想干嘛。”

        “想亲你。”楚子航回答,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没有一丝遮掩,那条摇得欢快的尾巴不知道像是计划通的大灰狼还是讨吃的哈士奇。

        理性讨论,世界上哪种狼会这么粘人?猝不及防吃了一记直球的路明非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黄金瞳,十分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只是还没思考出答案这个疑问就夭折在两人重叠的唇瓣之中,脑海里只剩下那条不断晃着的大尾巴。

06.

守夜人论坛》自由言论

主题帖:现在都流行跨物种恋爱吗?

内容:就算被封号我也不管了我一定要说出来!!之前恺撒和诺诺在一起我还觉得没什么问题,毕竟两只都是鸟类,但是!!S级和会长一只猫一只狼为什么能在一起!!??

1L

都是哺乳纲啊楼主

2L

不不不难道重点不是S级和超A级在一起了?

3L

不不不他们两个怎么可能在一起了?

4L

楼上天真

上次我去饭堂吃个饭刚好遇见他们两个都碰上了现实化,两人的尾巴都快缠到一起了好吗

5L

楼上天真,我们自己控住不住自己的动物特征你第一天知道?

6L

楼上傻逼,动物特征直接反映个体心情你第一天知道?

7L

说实话跨物种不奇怪啊(啃瓜.jpg

谁规定一定要物种一样才能在一起

性取向和物种没有半点关系好吗

8L

楼上+1

9L

所以我们更应该讨论一下为什么两个直男都弯了吗

说好的路明非喜欢的是红发巫女呢?

10L

对啊所以说他们怎么可能在一起

11L

5L的那个你别走!!很久以前我就在饭堂还见过楚会长对S级用了摸!头!杀!萌炸!!

12L

楼上求深扒!!!

13L

楼上自己去找帖吧,查一下关键词就找到了

不过那时候当事人的解释是“师兄帮我看♂下是什么动物而已”

14L

白日宣淫

15L

Hhhhh楼上这词不是这样用啊

16L

讲真你们信吗,这东西能给别人随便乱摸?

17L

主席和前会长关系很好摸也不奇怪啊

只是看主席那鬓毛就知道是狮子要靠摸吗

我很怀疑

18L

哈哈哈哈楼上你发现了盲点

之前有人也是这么说的

19L

我敢赌五毛那个时候他们忘了他们自己是在饭堂

20L

......

楼上一群人别YY太厉害啊,那时候我们只是朋友关系而已靴靴

另外很严肃的告诉你,你们会长的动物特征不一定真是狼

看我认真的眼神

124L Ricardo

......

是狮子不是猫。动物特征和性取向没有直接联系。

现在我们的确在一起了谢谢。

242L 村雨

========================

没了(。

初衷只是想看撒娇+狼耳的楚少,结果设定太多(。

评论(8)
热度(127)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