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楚路]新年快乐

☆各位新年快乐www用一个晚上码了个小脑洞(。

☆假设明妃能救出楚少。有OOC。有BUG。

☆现在才贺年会不会太迟了咳。

        呆在病房里的楚子航是被外面的爆竹声吵醒的。他一向浅眠,就算像刚从奥丁手上被抢回来的那几个星期,身未痊愈的情况下也没有几个晚上能够做个好梦。

        窗户的窗帘拉着,只能看到外面炮弹升上天空,接着炸开成灿烂的烟花的光影。声声炮鸣一声未停一声又起,除此之外还隐约夹杂着各类各色的语言从楼下传来。楚子航花了三秒钟才回想起,今天是除夕。

        病房里没有开灯,借着良好的夜视能力楚子航不难看到挂在墙上的时钟正好指着十一点五十分。不得不说,学院除了中文之外,很明显对中国的其他文化也有着浓厚的兴趣,这中国的除夕还放起烟花庆祝了。但,如果你们是重伤病人你们还能高兴得起来吗?病人们感受到了来自学院的深深的恶意。

        其实楚子航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只是大概是因为路明非把自己从尼伯龙根救回来后,浑身血淋淋的样子又把学院给吓得不轻,再加上这次的事儿实在是闹得太大,校医是说啥都不给他出院,非得能够下床了活蹦乱跳能翻个跟斗才行。

        借着抬头看钟的姿势,楚子航的视线余光中不难捕捉到一个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病房里的人。同样穿着病号服并披了一件外套的路明非趴在床沿,双臂交叠在一起,一只手紧紧攥住外套,脸朝下埋在了臂弯里,后背以细微的幅度起伏。楚子航这时才发现有只手轻轻地覆在自己的手上,交叠在一起的两只手所产生的温度比全身其它部位都要温暖,暖得接近炽热。

        又一支烟花被送上天空与黑夜拥抱,随着“啾”的一声在脑海中勾勒出烟花绽放的情景。谁知这一发轰然一声近乎震耳欲聋,就连玻璃也似乎要在这轰鸣之中壮烈牺牲。

        原本熟睡的人被这一声巨响吓了一跳,身体一抖,猛地抬起了头,双眼朦胧地看着窗外——不过窗帘拉着什么都看不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带着睡意就开始吐槽:“我去,这不是烟花是炸弹么,一看装备部的那帮疯子,烟花还只是个孩子求放过啊。”

        说完路明非转头看向楚子航,蓦然对上那双比窗外照进来的微弱灯光还要亮的黄金瞳,先是略惊讶地睁大双眼,接着咧嘴给后者露出一个笑容,“师兄你醒啦。”

        楚子航点头,路明非靠近,弯腰升起了床板好让他坐起来。路明非靠近的时候楚子航清晰地感受到了那人的体温,在这寒冷的空气中是格外地诱人,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靠近拥抱互相取暖,这近在咫尺的距离又何尝不如靠在一起厮磨一番。

        “怎么不待在自己的病房?”

        “今天除夕啊师兄,不想一个人跨年就过来看你要不要一起。”路明非拿来一件外套披在了楚子航的身上,大概是觉得这说得有点像是空虚寂寞冷求温暖一样,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我看师兄你睡得挺香的就没忍住叫醒你。”

        “没事。”楚子航说着,又自然地握起了路明非的手。这次路明非脸红了,只不过在这种昏暗的光线中就算楚子航的夜视再好也没什么卵用,能看到路明非脸红才怪哩。倒是路明非忘了他刚才也一直这样覆在了楚子航那只被多少妹子日思夜想的手上。

        想想看在救出楚子航之前路明非可还是一枚不折不扣的直男,如果不是这一次再次患难见真情,凭着短短的几个星期的康复时间里双方互相掰弯了对方,至今小衰仔还是一条被人闪瞎的单身狗咧,就算接受自己是个弯的,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冲击啊。

        至于别人看到男神和男神在一起,就两个字儿,烧吧。

        男神可望不可得,这种男神除了养眼还有什么用,当然是一把火地烧了回报社会啊!

        然而在后面的日子里,曾经的FFF团高级团员用行动表示,有楚·行走的火把·真·火系大魔法师·子航在,火把什么的就是根火柴嘛。

        时针与分针悄无声息地携手到达终点,窗外的钟声准时响起,不知多少烟火再次升空,百花齐放。路明非在微光中勾起嘴角,与以往楚子航见过的笑都不一样,少了那份苦,少了那份怂,多了的是真正的安心。

        感谢我能让你露出这份笑容。

        指尖在他的手心里挠了挠,有些痒,暗示的意味简直十足。那人顿时是僵了僵,最终还是带着笑意向自己靠近,浅浅地在唇上留下一吻,双唇触碰的温度和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升温燃烧。一直在寒冷中孤独地瑟瑟发抖的两只刺猬终于互相敞开怀抱相拥,得到了意料之外或者意料之中的那份温暖。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师兄。”

评论(4)
热度(38)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