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05]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首页随机掉落注意避雷。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楚路]睡前一杯牛奶有助睡眠

☆Just a 脑洞,并没有剧情。

☆时间轴被我吃啦。大学作息时间被我吃啦。只剩下OOC了(。

☆就只是想吃个糖。

        夜晚的温度比白天要低一点,快要半夜才完成工作的路明非摸着黑——倒也不完全是,至少还有些灯光从未熄灯的宿舍楼里泻下来——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扑面而来的冷风让他下意识地把脑袋缩进围巾里,刚刚还挺得直直的腰也微微弯成了一个弧度。管他呢,反正半夜路上没几个人,也不会被注意到学生会主席路过。
        虽然还有些勤奋的学生还在深夜苦读,但路明非走回自己宿舍的时候还是放轻了脚步,就连开锁也变得小心翼翼。
        推开门之后他就暗幸自己没有发出什么太大的声响。借着走廊的灯光路明非看到眼前比今天早上离开宿舍的时候多一双很眼熟的鞋子,而里面则是通黑一片,恐怕回来的那个人是已经睡了。
        路明非蹑手蹑脚地走进去,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门锁锁上时发出一声轻响。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之后路明非也开始在别人面前讲究形象起来,但像是宿舍这种私人领域他就没在意那么多细节了,平时宿舍里的东西还是一团糟,不过此时房间里的杂物很明显已经被人整理好了,走进去也不怕撞到什么东西发出声音。
        他没有开灯,适应了黑暗之后他就看到楚子航侧卧在下铺的位置上,自从芬格尔毕业去了古巴分部、恺撒毕业去了意大利分部,楚子航就搬进来和路明非一间宿舍。不过楚子航进了执行部之后就在全世界飞来飞去,回来住的机会也是挺少的。但是路明非就是纠结了,楚子航睡的是我的床啊,等会儿是挤上去还是要去上铺睡?转念想想刚出完任务回来还是不要吵醒他比较好,另外谁知道忽然吵醒他会不会一刀子就条件反射地抹过来……
        找衣服的时候路明非尽量地放轻了力度,但还是吵醒了一向浅眠的楚子航,“……路明非?”
        “啊抱歉师兄吵醒你了吗?”路明非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回头,就见到黑暗之中亮起一双黄金瞳,楚子航摇摇头,“现在几点了?”
        “快十二点了吧。师兄你继续睡我先去洗个澡。”说罢路明非已经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冻僵了的身体在热水中慢慢回暖,强支撑着的意识放松下来后倦意就如藤蔓般一点一点地攀上大脑,洗完澡出来眼皮已经在发沉,睡意根本无法压抑住。出来才发现原本在床上睡得好好的楚子航不知道去了哪,而厨房那里则传来了亮光。
        “师兄?”路明非探头。
        楚子航关了炉火,把东西从锅里拿出来。那是一杯热牛奶,乳白色的液体上冉冉地冒着白雾,接过手时玻璃壁还有点烫,“小心烫手。”
        “哦哦哦谢谢师兄。”路明非知道楚子航有给楚妈睡前热牛奶的习惯,他们两个在一起之后楚子航就把这个习惯延续到了宿舍里来。能让楚子航这样非必要的话就不打乱生物钟的人半夜从床里翻下来给自己热牛奶,这样想着路明非不禁傻傻地笑了起来,嘿,大众男神给自己热牛奶妹子你们羡慕吗。
        “怎么了?”
        “没什么。师兄你要喝点么?”
楚子航摇头,路明非也就没强求。刚出炉的牛奶的确有点烫路明非一时还喝不完,一边小口地吮着一边看着楚子航,后者身上穿着的是那件之前新买的那件睡衣,扣子好好地从最下面的那颗扣到最上面的那一颗。若换作以前的话路明非可没几次敢这样打量楚子航,单是这种时不时的冷场就尴尬得要死。
        “学生会的工作很多吗?”楚子航忽然问,大概是想打破这种沉默,他顿了顿后又补了一句,“最近都那么晚回来?”
        “还好吧,师兄你是狮心会会长你也知道的,总有那么一两天工作会有点多……以前看番的时候听有个说法是熬夜是女生的天敌,我就让伊莎贝拉早点回去了。对女生总得体贴一点啦。”路明非差点就说多一句“师兄你像块石头一样可找不到女朋友”,幸好及时刹住,呸,他俩都在一起了还要什么女朋友。
        “熬夜对你身体也不好。”楚子航说,“就算你的体能比以前好很多了也是一样的。”
        “知道啦,我下次会注意的。话说师兄,你这次任务还顺利吗?”楚子航做任务的利落粗暴路明非可是清楚得很,有几次任务前者总是带着几道伤回来,弄得路明非又是揪心又是懊恼,在珍惜自己身体这件事上路明非和楚子航谈过几次差点冷战后者才开始收敛自己的作风。
听到楚子航说“没什么大碍”时路明非还是有点不放心,顶着楚子航的目光低头伸手去检查他的上身,摸了两把好像还真的没有绷带。楚子航也没动手阻止,任着这人在自己身上摸。
“好吧,没事就好。”过了一会儿路明非收回了手,一抬头撞上楚子航的视线,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脸难免地红了,略是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楚子航看他这样子轻声地笑笑,拿过了那只空了的杯子放好,然后向前,吻上了路明非的唇瓣。
        被楚子航打的直球吓到也不是第一次了,愣了一下之后路明非也反应过来,老老实实地和他接吻,也没想着要反抗,只是在心里不禁吐槽了一下自家师兄的这发直球。耳鬓厮磨了一会儿楚子航毫不费力地将舌头探进路明非的嘴里与路明非的纠缠在一起,不出所料地尝到了残留在口腔里的那点奶香。
        呼吸变得沉重,气息中夹杂在两人的味道,一点一点的空气都被剥夺而去,在窒息之前分开,又被温柔地尽数吻去嘴角溢出的液体。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有亲太久,虽然这个时间点对于来一发解决生理问题来说并不算太晚,但是很明显今天两人都已经累了,应该先好好休息,深入交流这种事留到明天再说吧。
        回到床前路明非又在纠结是睡上铺还是下铺的问题时,楚子航已经干脆利落地从上铺拿来个枕头往下铺一放。路明非又傻笑着钻进被窝里,楚子航随即也拉好被子躺在另一边。
        “晚安师兄。”
        “晚安。”

评论
热度(44)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