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恺诺/楚路]婚礼与战斗是同时进行的

☆Just a脑洞。虽然迟了点但还是祝圣诞快乐www

☆有BUG。有OOC。慎拉。

☆看完龙四的我内心都是崩溃的。

        轿车的奔跑声划破了通往卡塞尔学院路上的那片寂静,发动机发出的轻微低沉声音就像是猎豹急不可耐的低吼,想要突破枷锁突破极限一样更快更猛地向前跑去。

        能把婚车开得这般奔放的全世界大概也就只能出现在恺撒和陈墨瞳两人的婚礼上,用这种车速狂奔才是两个疯子的风格不是么?两人的长发随着长发肆意飘扬,狂风迎面打在脸上。

        恺撒和陈墨瞳的婚礼的最后一站是卡塞尔学院。这是两人相识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地方比任何浪漫的地方意义都要重要,把这里当做最后一站也是理所当然。而且学院里面除了新生可能没见过他们之外,又有谁不知道这两个人,校方当然乐意提供场地给这两人,特别是副校长鼎力支持,只是不知道学院和加图索家的开支又要向上升不知多少而已。

        银色轿车后面远远跟着的还有随行的人,他们大都是学院的人,跟着两位新人欢呼雀跃,还有新闻部的人架着摄像机全程录像,这次可是前狗仔队之王芬格尔重出江湖亲自指导,现在他还拿着平板在论坛上码着直播。

        卡塞尔的校门就在眼前,恺撒在狂风之中还有心情哼起小曲,想象等一下和诺诺一起携手跨进校门的情景,虽然已经不是第一场婚礼了,但恺撒还是乐此不疲。

        哔——!

        后面的车群里面忽然传出一声尖锐的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恺撒微微颔首看了一眼后视镜,吹了一声口哨。

        “他们来了。”陈墨瞳回头看着那辆向前逼近黑车笑道,那虽然不是跑车,到一看就知道是被装备部改装过的,出得了那帮疯子的手有什么是正常的?

        “就让他们来。”恺撒说,他根本不担心这个问题,他看上的女孩他还能护不住不成?

        后面那辆黑车的天窗开了,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孩扛着狙击枪探了出来,空着的手一颗颗地解开了颇是碍手的西装外套扣子,狂风将他的头发吹成了鸡窝一样,但这丝毫不妨碍后面一大群发花痴的师妹为他尖叫。

        恺撒愉悦地吹了一声口哨,“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你现在不行了?”陈墨瞳问。

        “怎么可能。”

        路明非什么都没说,但依陈墨瞳对他的了解他现在的心里不是白烂话满天飞才怪。接着后视镜里的人高大霸气地抬手,瞄准,对着跑车的轮胎就是扣下了扳机。

        家养伴娘路明非向新人加图索夫妇发动了攻击!加图索夫妇接下来要做什么?——

        恺撒哪会乖乖地让他射,方向盘一转立马转了个弯,还不忘伸手搂紧了陈墨瞳的腰。陈墨瞳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当恺撒转了弯之后就从手套箱里面掏出一把手枪——如果不是在开车的话或许电锯之类她会更喜欢——毫不示弱地回击回去。

        结果就是双方都没有击中对方的车轮,当然这是故意的,谁都不想对方的轿车失控而导致自己(女神)的婚礼出现血光之灾。双方的僵持没有持续多久就以两位司机的刹车告终,银车在学校的门口拐出一个恰到好处堪比完美的角度。

        男主人拿刀下车冷笑着向黑车靠近,谁知原本一副霸道总裁拿着狙击枪的人见状立即举起双手投降:“老大饶命!我是受人唆使的!”

        ……你能不能帅到最后啊?

        “不错啊路明非,和楚子航度完蜜月回来还敢打爆我婚车车轴。”恺撒一手撑在了车子上说,“是我劲敌唆使你的?”

        “老大英明就是他!”路明非连忙卖队友,跟着还不忘吐槽,“不过那不是度蜜月我们只是去接个任务而已啊老大,八字都没一撇……”

        “我看你们是只差领证了吧。”恺撒不信。

        车窗缓缓落下,楚·家养伴郎·幕后大BOSS·子航出现在恺撒眼中,只听见他淡淡地友好提醒道:

        “你的婚礼按计划还有五分钟开始。”

        恺撒自动解读成“你确定你还要缠着我老婆不放吗?”,在老婆和劲敌之间衡量了一下,在心里记上了一笔果断地往回走。

        “我还以为你们会先打一场再说。”陈墨瞳说。

        “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么。”何况老婆更重要。

        恺撒走到陈墨瞳面前为她拉开车门,陈墨瞳走下车,今天她穿的是白色的婚纱,看上去是普通,但不用说这肯定是恺撒不知道请哪位高人专门订做的,仔细看婚纱的细节的话就能看出设计师的用心。在陈墨瞳下车的那一瞬间,视线中的世界忽然扭曲起来,反应过来之后她整个人已经被恺撒公主抱抱起。

        “喂!”陈墨瞳想要挣扎,但是在她抬头迎上的是恺撒那不能再熟悉的眼神和笑脸时愣住了。自信、骄傲在恺撒身上从来不缺,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起这一点就从来没有变过,他将她抱在手上像是拥抱了全世界那样骄傲,自豪得像是帝王,却又像是小孩子。今天的他依旧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让她心下一动。

        能让陈墨瞳觉得自己败下来的人不多,很不幸恺撒·加图索是其中一个,所以跌跌撞撞多少年,她还是栽在了这个坑里,栽在了这个傻/逼手上。

        最后他们还是牵着手走进了会场,站在众人面前宣布结婚誓词。

        “现在你满意啦,我再也跑不了啦。”陈墨瞳挑眉,用高更鞋不疼不痒地在裙摆的遮掩下给了她的新郎一脚。恺撒牵着她的手,“你跑也没关系,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跑。”

        突然他正经起来,吻过她的那双唇一张一合。灿烂的阳光落在他们的身上,如同加冕,如同祝福。

 

prometto di esserti fedele sempre,

nella gioia e nel dolore,

nella salute e nella malattia e di amarti e onorarti tutti i giorni della mia vita.

 

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我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诚。


 

        直至死亡来临。而死亡又何曾将我们分离。

 

 

 

 

        当那黄色的花球朝自己飞来的时候,路明非整个人都蒙逼了;

        而当花球稳稳当当地落在自己手上的手的时候,楚子航也愣住了。

        路明非蒙逼的原因是虽然当初他在心里吐槽过或许诺诺会将花球扔给自己但没想到心想事成啊,现在他去买张彩票不知道会不会中个800万啊?

        楚子航愣住的原因就简单多了,归纳成一句话大概就是“这他妈和计划中说好的不一样啊?”

        于是现场在两人的呆愣之中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

        陈墨瞳表示自己小弟和自己老公的劲敌坑谁比较好?当然是坑教唆自己小弟打爆婚车车轴的那一个啊。

        恺撒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的夫人点了个赞。

        新郎和新娘使用了“暗算”!打出了会心一击!伴郎和伴娘接下来要做什么?——

        最先打破寂静的是路明非破功的笑声,虽然他很想仗义气憋住,但是......花球和杀胚这个组合真的能治好面瘫啊好吗!师姐这招真的是狠啊!狠啊!芬狗已经在那里按快门了!

        “喂李嘉图!你还愣着那儿干什么!”那边传来陈墨瞳的催促声,“你还求不求婚了?”

        我靠敢情师姐你坑的是我吗,路明非顿时就在心里哀嚎了。

        淡定路明非,你现在是学生会主席,师弟师妹们正看着呢,这是一个反攻的好机会啊!想到这里的时候路明非已经伸出手抓住了楚子航拿着花球的手腕。

        “楚,楚子航先生,你是否愿意——嫁给我?”

        好样的路明非你已经说出来了,但是这一股想要找洞钻进去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到头来还是怂了。

        身边的师弟师妹们的哀嚎声和欢呼声夹杂成一片,有的悲伤男神要嫁人了,有的愤慨要拿起火把烧烧烧,还有的大喊“路楚大法好”。

        然而事实证明,有的CP可拆不可逆,有的CP可逆不可拆,还有的CP是不能逆也不能拆,遗憾的是——

        “我不同意。”楚子航忽然说,路明非整个人都不好了。师兄你不带这样啊!接着楚子航就将手上的花球塞到了路明非的手里,那速度之快让路明非目瞪口呆。

        楚子航说,“但我愿意陪你到天长地久。”

        战斗结束。

==END==

他人对楚子航的解读与归纳不代表楚子航的心理活动。

婚约誓词来自百度,我纠结语种纠结了好久决定还是这样吧......

花球梗来自龙四。

记得龙二漫画的某一话扉页,恺撒和诺诺真的很配。然而我觉得他们会BE。

评论(12)
热度(141)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