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30粉活动+点文, @Ambiel 姑娘点的黑道paro,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想脑洞的时候出了差错想成了双•黑道,不过没有关系吧……

☆说好的是17×100=1700字,我刚刚码完字才发现我当初说的是1热度100不是1热度50啊orz今天文力依旧缺乏的我_(:з」∠)_

☆大概会有2_(:з」∠)_按捺住我想写一个完整剧情的小长篇的手……

谁是卧底(Ⅰ)

【字数:3004/1700】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视线没有离开过。」

 

        今天卡塞尔的店门依旧为来客们敞开着。

        今天对于许多人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工作日,对于卡塞尔员工之一的楚子航来说也一样。轻车熟路地打开店门,走进店后面的休息间里打开电器开关,从柜子上角落里拿出一个药箱后,一丝不苟地解开私服上的扣子。

        随着衣物的脱落,如鳞片一样一层一层地包裹在他的身上的绷带暴露在空气之中。解开,卸下,上药,又重新包扎,前前后后花了几分钟才完成所有工作。最后,楚子航穿上那件黑白相配的酒保服,将所有东西收拾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将挂在门口的那块牌子翻到“正常营业”的一面,开始今天上午的工作。

        很多人不知道,表面上的卡塞尔是一间酒吧,但实际上,它,是一个黑道据点。

        这个城市的深处远比它表面的那份平和要混乱、血腥得多,大大小小的组织宛如凶残的食肉蚁,点点啃食着这满目疮痍的城市,卡塞尔就是总是弄得警/察两头的地头蛇之一。别看这个酒吧是一个小地方,实际上暗地里势力就对不比另一个恶霸——Dragon要差到哪里去。

        楚子航在卡塞尔当中领导能力十分出色,但能够直面敌人、深入敌阵才是他成为卡塞尔数一数二的利刃的主要原因,拿着日本刀的独行武士风格让道上的人对『君焰』这个代号闻风丧胆。他习惯孤身一人,像是冰原上独立狩猎的孤狼,从某种方面来说也真是浪费了他那帅得惨绝人寰的脸——对,他还是单身,就按性格来说他也实在不合适酒保这个职业,尽管只是伪装。

        这个时候人们都在上班,店里自然是无比冷清,说不上大的酒吧里就只有楚子航一个人站在吧台后擦拭着酒杯。整个酒吧静得可以听到他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和制冷机吹出冷气时发出的“呼呼”声,颇有一种世外高人在自我修炼在自然中得到升华的赶脚。

        只是楚子航不像是打坐的禅师,他时不时还会低头去看一下手腕上的表,每一次低头都能看到在轮轴的转动下,秒针分针的位置都变得不同。他在等一个人来,为此他特地和别人调了一下值班时间,连续几天都在卡塞尔这里呆着,尽管他连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也不知道。

        他迟早会来的,楚子航确信。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这种只有自己孤身一人的环境很容易让人感到不适,过于的寂静,没有阳光而昏暗,但是对于楚子航来说这种环境也没有什么所谓。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出现在店前的那片阳光之中,斜落的阳光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隔绝在外。楚子航抬头,正好对上那人犹豫着向店内张望的视线。在那一瞬间来人似乎确定了什么,推开卡塞尔的那扇玻璃店门,迈步走进黑暗里。挂在门上的铃铛发出一声脆响。

        来了。

        “请问要点什么?”楚子航开口问。

        “唔,有没有一些度数低一点的酒?”来人径直地走到楚子航面前坐下,低头看着台面上的菜单,让楚子航莫名地觉得,他在躲避与自己直视。

        “有——”

        “那就随便来一杯吧。”来人还没等楚子航介绍就打断说,后者点头,转身去调制,冰块碰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过了一会儿,一杯蓝色夏威夷出现在了高脚杯中,旁边还配上了一小块提拉米苏。

        来人略是惊讶地抬了抬眼,楚子航解释,“早上喝酒对肝脏不好,非要喝的话最好不要空腹。”

        来人了然,拿起叉子解决这一块小蛋糕后,才举杯一点一点地品尝那杯蓝色的鸡尾酒。他吃的动作很慢,好像是品尝着什么高贵的食物,偶尔还停下来回味。楚子航在吧台后站得笔直,在这个角度他可以看清食客那眨动的眼睫毛和常见的褐色虹膜。

        “你有话想和我说。”

        楚子航忽然出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然而这不是问句,是个实实在在陈述句。来人被他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差点没呛着,猛地抬头惊讶地对上楚子航那波澜不惊的目光。

        他呆了一下,很快又反应过来,干咳了一下来掩饰自己刚刚惊讶的表情。他又低头,垂下眼帘,最后轻不可闻地啧了一声。

        楚子航就这样看着他陷入了思考之中。

        被盯着的人忽然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将空了的酒杯放回了桌子上。他看着楚子航,这是他从进店以来第三次直视楚子航的双眼。组织里的人常说楚子航的目光总是给人一种威慑感,所以组织上下没有多少人敢和他直视。但这个人可以,在他们相遇的第一天,这个人就是这样看着他,将自己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眸之中,而他也在那一刻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他站起来,问:“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你?”

        “『君焰』。”楚子航回答说。

        他点头,下一刻,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的狠戾,一道亮光在空气中划开一道口子,电光石火间刀尖已经离楚子航的胸口近在咫尺,而他的目光之中已经是一改之前的犹豫变得无比坚定。

        “那个卧底就是你?”

        面对着Dragon的大当家,尼德霍格的质问楚子航不为所动,眨着的那双眼睛像是默认了。

 

        我去真的说出口了。

        路明非知道自己现在表面上不为所动还有一点霸道炫酷拽,多多少少也有点地头蛇大佬的范儿,就差没给根烟叼着了;当然他也知道实际上自己早就肾上腺分泌增多心里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为了强压住紧张连呼吸都放慢了,但愿楚子航把它理解成路明非是在压抑对一个叛徒的怒火或者压根儿就没注意到这细节更好,幸好路明非凭借着过硬的训练素养才没让自己说话和手也跟着抖起来。

        卧槽这可是『君焰』!道上出了名的杀胚啊!以前在Dragon的时候路明非就多多少少有点怕他的实力,现在卧底身份一拆穿拿起刀对砍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如果不是因为君焰在Dragon时是路明非提拔上来的,而且这直接或间接导致组织内部的资料泄露,路明非哪用亲自出马解决问题啊,早就拍拍屁股挥挥手,把这烂摊子扔给四大君王解决了!他还年轻虽然不是三好青年但好歹也没染过毒没拐卖过父母小孩只是走过私,他还想长命一点啊!妹子还没泡过呢!

        但是事到如今路明非也只能把没说出口的吐槽烂在心里,挑了挑眉露出一副略是惊讶但不以为然的表情:“你这是默认了?我还以为你会反驳一下。”

        “你已经找到这里,我也没什么好掩饰的。”君焰说,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让路明非难免会再次怀疑他是不是没有面部神经这东西。

        “派卧底过来还挺有勇气的嘛,值得表扬。”路明非装模作样地点头,这次君焰没有说话,匕首缓缓上移,对准了那副俊脸“既然这样,也就是说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

        一片静默。

        匕首在下一刻脱手而出,被人一闪而过射中了身后的酒瓶,路明非也是服了这反应神经,这种距离竟然还能避过去。还没等对方拔出武器路明非已经向后跳开拉开距离,两人同时拔出手枪,接下来扣动枪扳。

        瞬间火光和枪声在两边现起,两人的动作太快还没来得及瞄准,前面的子弹都没有射中对方,噼里啪啦的玻璃破碎声夹杂在了枪声之中,好几瓶酒就成了路明非枪下的牺牲品。这时候路明非比君焰要调整得更快一点——毕竟君焰身上还有伤,路明非也更擅长射击——射出的子弹已经擦过了君焰的酒保服。

        两人各自找了掩护:君焰躲到了吧台后面,路明非则放倒了一桌子躲到了后面,谢天谢地,桌面还够大。两人探头,举枪,枪口再次在那么一瞬间对上。

        咔哒。

 

        没子弹了。

 

        “……”

        两人同时缓缓地从掩护后面站起来,楚子航看到尼德霍格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似乎十分遗憾地摇了摇头,“虽然我很想继续,但是很遗憾,我没带那么多子弹。”

         楚子航理解地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上的枪。如果被卡塞尔的其他人看到他这反应肯定要气到吐血。妈蛋那是对家你竟然理解地点点头了!?拔刀啊傻愣着深情对望啊还能擦出火花不成!?

        尼德霍格知道楚子航不会再发动进攻后,不紧不慢地走出门口,光影的交界线再次将两人隔离。楚子航看着那黑色的风衣最终消失在那片阳光中。

 

=might be TBC=

评论(2)
热度(18)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