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05]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首页随机掉落注意避雷。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句话也真不愧是古人所总结出来的话,真是说的一点也不错。他们也说过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倒也和近朱者赤这句话不违背,喻文州和王杰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喻文州堂堂一个G市人,处的对象却是隔了一千八百多千米的B市人,两人的风俗习惯也甭用说是多么的不同,例如南方的米北方的面,灰色的豆汁白色的豆浆,想想以后早上起来看到恋人给自己做的早餐——虽然说这机会并不多得——直挑战自己的口味下限,虽然很感动,但……

        我选择死亡,喻文州难免会这么想着。

        以前喻文州还没和王杰希在一起的时候,记得有一次蓝雨客场对上微草,微草队尽了地主之谊,带着蓝雨一行人去吃了一场晚饭。那天晚上吃得蓝雨的一行人几乎都懵了,那味道,蓝雨一众吃得嘴角抽搐,微草一众就看得憋笑憋出内伤。

        黄少天事后就一副要和王杰希打一架来报复他对蓝雨狠下毒手之仇的架势,后者面无表情地选择了忽视,以“怪我咯”的无奈眼神回敬,他还真当喻文州那时候没看见他那扬起嘴角、想笑却非要扮严肃的表情。

        在一起后喻文州偶然想起这件事,问王杰希他那时候是不是憋着笑,后者大眼小眼眨了眨,似乎在回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最后说了句:“哦,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顿了片刻又补了一句:“那时候看到你那样子觉得……”想不出词。

        “好笑?”

        “……可爱?”

        “……”回以一笑。

        “情人眼里出西施。”颇是认真。

        “你觉得适合吗王队?”

        玩家王杰希选择结束这个话题。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越过了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越过了性别不同怎么恋爱,地域不同怎么谈恋爱?

        旁观者说,想咋整?

        当局者说,直接弄。

        南方人吃得平淡,北方人吃得浓烈,但两人当了职业选手在全国飞来飞去打比赛那么多年,哪个地方的地道菜没吃过,相处多了,两人多多少少还是能吃一点祖国另一端的菜肴,于是绕来绕去又回到了开头的那句话上。

        引起中国南北战争的不单止是饮食问题,语言也是战火波及的地方。

        南方人的国语和北方人的国语可以说是刚好相反的:南方人发音不至于说一半夹着粤语一般夹着国语,但是发音不准的话翘舌音是基本发不出来的;而北方人,你听那儿化音,你听,懂了吧?

        南方代表就是黄少天,黄少天话多难免语速有点快,一旦他说话像是子弹那样突突突地停不下来的时候,你是甭想从他的话里听到有翘舌音了。喻文州还好,说话温和缓慢,说官腔的时候不知道有多标准,苏倒一大片一大片的少女,私下就没那么严格要求自己,翘舌音时有时没。王杰希正好相反,场上翘舌,场下也翘舌,还绕得更厉害了几分,喻文州有时听得那个郁闷。

        就像是一串“咕噜隆嘟阿鲁”不明所以的火星文,想想也是醉。

        其实语言方面还有一点就是字的意思。这方面好一点的是,两人说话的方式再怎么出入,干和干还是一个意思,操和操还是一个意思,“操=骂”这种情况不存在......还是令人安慰的。

        不过处对象处得久了,风俗习惯一点一点地渗透进两人互相的生活里面,喻文州现在说话竟然还带了点北方人说话的味道,偶尔说出一两句儿化音,引来同队队友的一阵注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全明星赛比赛开始之前,两人在通道里相遇,就有了一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味道。两人向来公私分明,像这种战前时刻两人都是以队长身份相待。寒暄一阵,在进入赛场的前一刻,王杰希对着喻文州说:“今儿的比赛加油。”

        喻文州笑笑,“好,王队也是。”

 

        谁知就在此时,一道豪光猛然从天而降,把个还在空中转圈圈的王不留行罩了个彻底。光柱坠地,随后就是旋转分出六个小光柱,四下扫荡,就在这地界并肩作战的韩文清三人顿时也是被赶了个狼狈不堪。谁都认得,这是枪炮师70级大招“卫星射线”,随便中上一下都不是好玩的。

        “今儿的姑娘真的都相当暴力啊?”喻文州又是嘟嚷了一下,这卫星射线,毫无疑问只有苏沐橙才有可能用得出来。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心疼。

========================================

标记那里是原文。

tag正文

评论(5)
热度(19)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