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楚路]你们真的不是在虐狗?

☆Just a 脑洞。只是拿着各种梗自娱自乐,CP感接近零。

☆大写的OOC,芬格尔全程受虐我的错【土下座】。明明是楚路师兄却是全程打酱油。

        芬格尔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

        用中国以前的网络流行语来说,就是他现在的心里宛如百万匹神兽奔腾而过,其实用“我真是日狗了”来形容或许会更贴切一点。

        不,他并不是日自己。

        屠龙事业完结了那么多年,当年拿着刀枪与龙族拼个你死我活的混血种们早就各奔东西,该结婚的结婚,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当霸道总裁的当霸道总裁,那个叼着雪茄满头白发的老人完成复仇之后,也趁着余下的时光享受着日子,只有偶尔他们才把再次露出他们的黄金瞳,虐虐那些不知死活还要冒出来企图报复社会的龙族或者混血种。

        此时此刻芬格尔正坐在路明非的公寓里,最后一战之后他还是在古巴驻留,今次放假了就来中国好好玩玩顺带探望一下自己的师弟。公寓说不上豪华,一厅二室,外带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还有一个小阳台,布局简单却也有着一股家的味道,倒也附和两个大男人的风格。

        对,没错,就是两个大男人。

        这也是为什么芬格尔明明坐在厅里的高级沙发上却坐如针毡,因为他对面还坐着一个前任杀胚楚子航。

        最后一战四大君王和和黑白双王终于被全部消灭,而后卡塞尔学院也将剩下的龙清得七七八八,这样一来剩下可能威胁世界的就只有高血统的混血种,这种情况下S级的路明非和超A级的楚子航毫无疑问是首当其冲受到监视和控制的人。

        于是昂热就干脆决定将两人派回了中国驻守并且让他们住在了一起,理由就是如果他们其中一个真的有危险性的话还可以互相牵制。

        当时芬格尔就吐槽说,校长你这样做就不怕他们联合起来一起报复世界吗!?楚子航和恺撒这对组合都比他们两个靠谱!至少他们两个真要打起来的可能性要大一点!

        结果昂热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相信他们两个,而且你不觉得子航和恺撒住在一起的话,世界将成为他们两个较劲的牺牲品要比子航和明非一起成为新一代龙王的可能性要大一点么?

        ……校长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其实这都不是芬格尔感到心累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他觉得自己今天被闪到了,他这条单身狗被另外两条单身狗闪到了。

        芬格尔是早上的时候来的,他搭的飞机不算很早,芬格尔觉得像是楚子航这种生物钟精确得像是机器的人现在这个点数应该已经起床了。为了吓那两位师弟芬格尔特地是事前啥都没提醒直奔家门——自从楚子航和路明非这两人同居之后他们俩的住址是早就在守夜人论坛里被扒了出来,芬格尔表示自己后继有人他甚是欣慰。

        路明非来开门时候果不其然被自己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那时路明非还穿着睡衣,上面的小怪兽图案显得整个人都萌萌哒,都不知道是谁选的。芬格尔先是好好地用这个损了他一番,然后就看到楚子航穿着同一款睡衣走出来。

        芬格尔:“......”

        这算不算情侣装?芬格尔当时很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

        随后楚子航回房换衣服,而路明非则是奔向了卫生间洗漱,等楚子航换好衣服出来洗漱,又轮到路明非进了房间换衣服,虽然整个过程芬格尔被晾在一边的时间不够十分钟,但他还是再一次被吓到了——

        等等师弟你刚刚进的不是楚子航的房间!?

        虽然芬格尔心里有着大大的疑问但现在时机未到,就拐着弯和路明非谈近况谈感情谈人生啊不没有谈人生。其实聊来聊去也无非这几个话题,只是太久没见面说的话就多了那么一点,加上芬格尔这个前狗仔队之首,八卦能力乃是一等一的,绕着各种话题硬是聊了一个上午,不过芬格尔有点纳闷,他只想知道楚大少你敢不敢不要在他关心自己师弟的感情问题的时候总是打断他啊,人干事儿?!

        到了中午路明非去做饭,芬格尔对像路明非这种宅男什么时候点的烹饪技能点感到惊讶,说到烹饪的话他倒是见过当初楚子航和恺撒同宿舍时一起做饭的情景。

        路明非进了厨房不过几分钟又走了出来,问:“师兄,你昨天晚上洗完碗把围裙放哪了?”

        这个师兄当然是指楚子航不是指芬格尔,楚子航回头,“昨天晚上洗完挂阳台上晾了。”

        在回着“哦哦哦好”中路明非走去阳台拿回了那条围裙,围裙的款式很普通,就是普通的家庭用款,只是路明非手上的这条印着一只肥嘟嘟的小熊维尼,特别显眼。

        “噗,师弟......这很适合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这围裙芬格尔一秒破了功,坐在沙发上笑得合不拢嘴,路明非白了他一眼。

        不久厨房里传来菜刀落在砧板上富有节奏感的击打声,路明非将切好的莴笋放好,走到另一边调小了菜汤下的火焰,反手又将筛子里的莴笋倒进往另一锅里,拿起锅铲在以前翠绿中上下捣腾,动作好不熟练。

        实在不知道怎样和楚子航待在一起芬格尔走进厨房就看到这一副场景,他颇为感叹地走近一步,假装心疼地在路明非身后叹道:“师弟你和楚子航在一起那么多年了终于是变成人妻了吗?”

        “……废柴师兄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有歧义?”路明非回头瞥了他一眼,又匆匆地看回自己的菜,并且又一字一顿地回道,“在一起这个词在中文里有很多种意思的。”

        在一起这三个字还特别加重了字音。

        “你敢说你真的没跟楚子航发生了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芬格尔一把揽住路明非的肩膀,刚碰着路明非就毫不留情地闪到了一旁躲开。

        身为前狗仔队之首的芬格尔敏锐地闻到了猫腻的味道。

        接着路明非就看到芬格尔呵呵呵地阴笑起来,笑得路明非后背都凉了——按照往常的经验芬格尔像这样贼笑肯定没好事——就差着把手里的锅扔出去了——不过不是平底的。“师弟,你……没否认你成为了人妻啊?”

        “……”

        路明非淡定地将菜盛到盘子上,然后拿起了砧板上的菜刀。

        “不不不师弟你冷静!放下你手上的菜刀!我们好好说话!”

        “不好好说话的明明是你好吗!芬狗你再乱说话我就不客气了啊!好歹老子也是拿过七宗罪屠龙的人!”

        路明非拿起菜刀步步逼近,芬格尔连退两步,如果不是情况太紧急他就上守夜人论坛发个「我揭穿了前学生会主席与前狮心会会长的奸情然后学生会主席想要杀人灭口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的帖子作为遗书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终于路明非是停下了逼近的脚步,只见他举起了手上的菜刀,像是挥动七宗罪那样挥刀落下——

        将砧板上的姜切成了两半。

        芬格尔:“……”

        师弟可是热爱和平的人,他这么想着,可怎么看这副不近人情的样子……师弟真不是跟那个杀胚跟多了?为了亲爱的师弟的未来芬格尔觉得他有必要弄清楚。

        于是他干咳了一声,再次开口说道:“咳,师弟啊,你就老实和你师兄我说了吧,你从刚刚开始就没直接否认我的话啊好像?”

        “因为我们的确在一起了。”楚子航冷不丁地出现在厨房门口,又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芬格尔猝。

        路明非没有太惊讶,拿起那盘煮好的莴笋递过去,楚子航默契地默然接过,转身就走出了厨房,正如他悄悄地来,不带走一片云彩。

        呸,悄悄个屁啊!简直就是洒下了重吨炸弹了好吗!芬格尔表示他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师师师师师弟!?”芬格尔惊讶地回头看向路明非,就看到后者给了他一个狗腿的得意笑容,深知自己师弟尿性的芬格尔直接就是“靠”了一声,“师弟你耍我?看不出来啊你什么时候有了腹黑属性了?还我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师弟。”

        “呸,虽然说我的确是三好青年但是天真无邪这词貌似不适合我师兄你还是算了吧,而且我只是说我不是人妻。”路明非说着已经用姜给铁锅抹了一圈,准备上油了,举着食指得意地晃晃。

        芬格尔觉得只有呵呵才能表达他的心情了,中国的语言真是博大精深啊,啊?

 

        三菜一汤乃是中国的每餐标准款式,芬格尔看着最后一个菜端上来,心情颇是复杂,归纳起来就是自家的白菜终于被猪拱了的感觉和养了那么多年的白菜终于进化成大家闺秀的错觉。

        然而这心理活动要是被路明非知道了他肯定会被打死。

        短短一餐基本上都是路明非和芬格尔在叙旧,偶尔楚子航会插上一两句话,语气倒是听不出有什么波澜,平静中带着一点温柔芬格尔觉得这肯定不是他的错觉,特别是这些话是对路明非说的和不动声色地夹菜给他的时候。

        吃完饭后洗碗的楚子航,路明非帮他收拾好餐桌就回来陪芬格尔,毕竟芬格尔可是客人,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在客厅里待着吧?倒是芬格尔觉得这两人的默契度和当年并肩屠龙的时候是有增无减,简直就是闪瞎单身狗。

        不过考虑到性命问题芬格尔还是按捺住了开帖直播扒主席和会长的奸情史的心。

        回到客厅时路明非就看到芬格尔意味深长地盯着自己,他一屁股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大老爷一样回看着芬格尔,爽快地把手一挥,“说吧,你有什么要问的。”

        芬格尔呵呵地打开话匣子,“行啊师弟,来来来说说看,什么时候把我们的高岭之花摘下来的?”

        “……咳,”路明非尴尬地干咳一声,视线竟有点飘,“同居之后。”

        芬格尔了然,“看样子是楚子航追你不是你追楚子航?当初我看你千里寻夫我还以为……啧啧啧,没想到啊。”

        “其实他图谋不轨很久了,”路明非摸了摸鼻子解释,换来芬格尔狐疑地一瞥,“我们的楚大会长对你图谋不轨而且还是很、久、了?卧槽这消息够劲爆啊,说出去都没人信。”

        “那是因为他看上去特正直好不好!当初我也以为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啊!”路明非不服。

        “其实我当初看他对你护短护成这样就觉得有问题。”芬格尔摆出一副先知的样子,毫无悬念地收到了来自路明非的鄙视,“不过师弟,在一起那么久了也不告诉师兄我,不仗义啊。”

        “是你自己混在古巴左拥右抱充当人生赢家太久不找我怪我咯?”路明非说着,“其实我们也没打算故意瞒着什么,你们不问我们就不说,你看你问的时候师兄不就直说了么。”

        说到这里芬格尔终于是想起了什么,他犹豫了一下,打探一样开口,“那什么,诺诺......知道么?”

        “知道啊,师姐当然知道。”预料之外,路明非提起诺诺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反应,只是语气不自觉地就认真了点,“上次师姐和老大来看我们没多久就发现了,师姐是挺惊讶的,倒是老大没什么。后来?后来他们俩就祝福了我们啊,也就没什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芬格尔的错觉,有点像是当初路明非知道恺撒和诺诺的婚约之后的模样,但是又有一些不同,那时他明明露出一副了然的样子,但一件就知道打从心底还是放不下,现在这种感觉已经感受不到了。

        两人又聊了一些别的,从楚路二人的爱情史再聊到芬格尔的古巴风情史,差点就又聊回了路明非的暗恋史,结果就在楚子航投来的冷眼中结束了。最后芬格尔拒绝了来自路明非的晚饭邀请和挽留住宿,毕竟他可不想再被两人闪瞎眼。珍爱生命远离脱团狗,特别是身手不凡双刀在手默契值刷出新高度的脱团狗。

        在楼下告别之后芬格尔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就看到楚子航已经揽过路明非的肩膀在后者的耳朵上嘀咕了什么,路明非下意识缩了缩脖子,然后笑得灿烂地一巴掌糊了过去。

        芬格尔:“……”

        还是把他们发上论坛让FFF团制裁这对狗男男吧。

================================================

        路明非冲着芬格尔的背影摆手,看着芬格尔远去,忽然身边站着的这人就一把揽过自己的肩膀,温润的气息落在自己的耳朵上,弄得自己下意识就是一缩。

        “的确是图谋不轨很久了。”楚子航说,不用抬头看他的表情,听语气就知道他是在笑着的。

        路明非笑了,抬手糊上了楚子航的脸。

评论(11)
热度(175)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