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楚路]探病

☆某种意义上的文不对题,私设是明妃救出了楚少之后的事情。请务必不要纠结为什么明妃比楚少还要早能下床。

☆OOC,慎拉。还有BUG。写得有点仓促。

☆咳,是情窦初开,我没文化_(:з」∠)_

        走廊上来往的人大多都穿着清一色的白色服,要么是病人服要么就是医生服和护士服,就连是站在门口准备探病的路明非也不例外,此时此刻他站在楚子航的病房前,思索着该怎么进去的问题,正确点来说是进去之后该说点什么的问题,完全没有注意到旁人偶尔投来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医院内禁止喧哗,耳边响起的只有脚在地板上抬起又落下的脚步声、急促得有点不对劲的自己的呼吸声和同样不对劲的心跳声。

        在门口前犹豫再三,站在门口的人终于是鼓起了勇气——路明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连探个病都要紧张得像个大家闺女似的——在门上敲了一下。然而第二下还没有落下,门就被里面的人拉开。饶是路明非早已练就了过人的心理素质,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被吓了一跳。

        “明非?怎么来了,伤好了?”开门的昂热看到来人竟然是路明非也是一惊,随后便又笑着问道。

        “哈哈还没有,但医生说可以下床走动了,听说师兄他——”

        “子航他几个小时前醒了,你是要进去看看吗?”

        “好好好,校长你要走了吗?”路明非给昂热让出了门口,昂热从旁边走过,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是留给你们两个二人世界吧。”

        还没等路明非说什么昂热已经迈着稳重的步伐离开了。二人世界是什么鬼啊,虽然从某个方面来说这的确是二人世界没错,但这个词用在他和楚子航身上怎么说也有点违和感啊校长!

        路明非心里吐槽连连不断,但还是走进了病房并且发挥良好的习惯关上了房门。这个时候他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这个动作下意识得就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这就像是脱下戴了许久的面具一样,终于可以不用透过那个面具来呼吸和掩饰。

        他有种莫名的感觉,感觉自己变成那个受陈雯雯柳淼淼他们眼中的路师兄也好,变成师弟师妹们甚至执行部老手眼中的“S级”也好,变成他自己的骨子里还是一副怂样,在诺诺啊面瘫师兄啊这些人面前这幅怂样就会再次浮现出来。

        实际上什么都变了,又什么都没变。

        房间很简单整洁,没有什么其他多余的东西,和没人用的病房的区别大概就在于放在床桌上的那篮水果和靠在床头的那个人。

        路明非转身,猝然地就对上了楚子航的那双黄金瞳,楚子航很明显是听到了昂热和路明非的对话所以才看过来,也很明显他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这样静静地看着路明非。后者被床上那人那么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反而有点发愣,刚想好的台词登时就忘了。

        楚子航有着“永不熄灭的黄金瞳”,超A级的血统使很少人能够直视他的眼睛,路明非的血统是S级,所以他并不畏惧这双黄金瞳,然而现在他却不知道怎么去对着这双他曾经称赞过好看的黄金瞳,鬼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路明非只有像是挪着步子一样走到床边,然而竟然没有椅子这医院也是神了,难道刚刚校长还是站着的?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看着自己的床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便开口说道,只是他这是刚醒来没多久,说话很明显不是那么有力气,“这里没有椅子,你可以坐床边。”事实上楚子航清楚地记得,中庭之蛇出事之后路明非来探病时,他就是很从容地坐在自己的床边上。

        此时的路明非却是忙不迭点头坐在了床边上,其实路明非自己内心也想给自己两巴掌,接下来自己说完开场白又在心里反手给了自己两巴掌,“那什么......师兄你伤好得怎样了?”

        “还没有完全康复,需要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楚子航说,路明非看了一眼床头的各种仪器,心里吐槽不用说也看出来了。楚子航停了停,又继续说道:“这次辛苦你了。”

        楚子航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平静,语气和以前一样还是不浓不淡的,但路明非还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好像就是少了以前的那份冷冽?现在的楚子航比起以前,似乎多了一种平静,不是那种与世无争的脱俗感,而是完成了夙愿一样可以毫无遗憾地离开的那种感觉。

        想到这里路明非是连忙把这想法从脑海中驱赶出去,什么和什么呢这是,“师兄你这么客气干嘛,我俩谁跟谁呢,你要是出事了我肯定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跑到尼伯龙根也要把你找回来,啊呸,说错了,师兄你不会再有事的。”

        楚子航只是笑笑,路明非的笑容却是慢慢地僵在了脸上,最后上扬的苦涩嘴角也逐渐放下,他现在有点头疼,他低头把脸迈进了双手的手心里。实在是太累了,不单只是楚子航,他也是,花了那么大的力气,耗了那么多的时间,他终于是将人从死神的手上在鬼门关里拉了回来,看到楚子航又有一口气的时候,他简直就是悲喜交加,差点就直接抱着人哭出来了。

        活着就好,他当时想,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师兄你别再出事了,再出事了我也没命能把你拉回来了,你说好要罩我的怎么就那么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儿啊......”

        路明非低声自言自语,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听到,其实他有种想要对着楚子航将这话吼出来的冲动,他真的不懂为什么这人可以那么不看重自己的命,趁着楚子航现在不可以起来可以好好地骂一顿好让那人知道以后要好好对自己,可惜他现在实在是没那个力气。

        病房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空气中的气氛变得逐渐沉重,楚子航一向不是会开话题的那种人,话题这种东西都是路明非挑起的,现在路明非却不说话了,两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僵局。

        空气里还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两人的鼻子。气氛冷下来才发现,自己的心跳还是跳得有点不对劲,连呼吸都有点困难,压抑得可怕。

        “你有带礼物吗?”楚子航冷不丁地说道,路明非一时是接不上他这思路,抬头不解地回道:“礼物?什么礼物?卧槽师兄我也是从病房过来的怎么可能有准备礼物?同样是病人互相体谅一下好伐。”

        可是一看面瘫师兄认真的表情——好吧其实和平时那面无表情没啥区别——路明非干脆把手一张,“礼物没有了,抱抱你要吗师兄?”话刚说完路明非自己就脸红了,觉得莫名就玩了个羞耻PLAY啊?谁知楚子航还是认真地回了他一个“好”字。

        ......这人肯定不是我师兄!路明非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还没等路明非分析出到底是面瘫师兄的脑子出了问题还是他推开房门时的方式不对,楚子航已经对他张开了怀抱。

        或许是自己的脑袋出了问题也说不定。

        其实路明非刚刚说的那句话楚子航听得是一清二楚,但他没有作出回答,只是用一句话跳到了另一个话题。毕竟他也终于是完成了复仇,毕竟他也终于是想要好好地对待自己的生命,毕竟他一向都是只做不说,日后用行动让路明非知道自己的决定也不迟。

        而路明非把眼一闭,抱着横竖都是死的心态,附身抱住了楚子航。下面的人体温有点高,身上还带着医院的消毒水味道,路明非自己的体温也高得有点不正常,凭借往时的经验,今天自己的异样他心里多多少少也是有了点数,但现在他还不想去想这个现实。

        “我回来了。”

        那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身后,在心颤了一下的时候,路明非知道事情要不好了。

        他又把头埋了埋,从下面传来了闷闷的回复。

        “欢迎回来,师兄。”

============================================

我还有一个脑洞就是芬路楚三人一起,然而明明三人都是单身狗,芬格尔却总觉得自己被另外两人闪到了.....

谁来救一下我的脑洞【捂脸

评论(4)
热度(46)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