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05]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首页随机掉落注意避雷。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王喻]漫漫长路

☆脑洞,本来想写的是故宫一日游,写着写着就......

☆OOC,OOC,OOC,BUG和私设有,大概还有……其他东西

☆我就想问七夕虐狗你们怕不怕【你走】然后去写点文啦_(:D」∠)_

漫漫长路


        八月的太阳将水泥地板烘得火辣,就算是隔着鞋子也能感受到地板的高温。列车员尽职尽责地站在火车门口,任由汗水淋漓落下,接过乘客递过来的一张张车票进行检验,然后面无表情地放行。

        喻文州拿着两张票子一个位置一个位置地找过去,最终在接近火车另一端门口的位置停下,招呼着后面拖着行李箱的王杰希。因为只是一些衣物之类的东西,装完一个行李箱后还不算重,王杰希一人就把箱子放上了行李架。

        对于一向坐惯飞机在全国飞来飞去的两人来说,这次搭火车恐怕是近年来的唯一一次。而王杰希在十三赛季退役之后,除了在B市与G市之间来往之外,就连飞机也少坐了。这次两人会选择搭火车只是一场意外,原因是没有抢到飞机票。

        纵然这两人有着高于普通人的手速,但是面对众多的人流也还是败了一节,迫于无奈就选了火车票,而且还是硬座,别提两人是多不习惯了。但是既然买了票,再不习惯也得坐,反正两个向来也不是太拘于这些东西的人。

        “你以前有坐过火车吗?”喻文州坐在里面的那个靠窗位置,伸手解开了旁边的窗帘带子,蓝色的布料遮接住了穿过窗户落下的阳光。

        “有。小时候和家人一起去旅游的时候。”王杰希回答说,趁着人少不动声色地垂手握住了喻文州放在腿边的那只手,不过只是轻轻握住便又松开。喻文州看着他这一举动,微微地勾起了嘴角。

 

        这次去B市是两人的一时兴起,可谓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起了兴致是在昨天早上的时候。

        话说回昨天早上,喻文州还没醒来,王杰希就已经起身。就算退役以后王杰希要保持着早睡早起的习惯,他看了一眼床头手机显示的时间,又转头看了一眼在一旁睡得正香的恋人,自己先起床去刷牙。

        洗漱,做早餐,这似乎已经成为了王杰希退役后生活的必须过程之一,而做完这两样之后要做的,就是去叫醒放了假就爱赖着床的喻文州。

        房内开着空调有点低温,喻文州盖着被子只露了出脑袋和肩膀。王杰希走过去推了推他的肩膀试图摇醒他。

        “文州,起床了。”

        被推的人懒洋洋地睁开了一只眼,然后又闭上翻了个身,“让我再睡会杰希,我实在是太累了......”

        “你别装‘蘑菇’,快起床。”同居以后王杰希也算是习惯了这人的赖床,不依不饶地继续推着喻文州的肩膀。还想赖床的喻文州终于猛地掀起被子坐起来,恼火地瞪了吵醒自己的罪魁祸首一眼,只可惜这才刚睡醒双眼朦胧,这一瞪对王杰希来说实在没什么威力。

        王杰希理了理他那凌乱的头发,“行了,起床吃早餐。”

        “杰希。”

        “嗯?”

        “是‘某固(无辜)’。”

        王杰希被他的关注点弄得无语了半晌,神情颇是无奈。喻文州倒是回过神来,笑着下床洗漱去了。

        等洗漱完两人坐在了餐桌旁开始吃早餐,这时的喻文州收起刚才睡醒时的孩子气,慢条斯理地吃着包子。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走走。”王杰希提议说。自休假以来,两人除了出去补充粮仓和生活品,实在没怎么出去走过,每天呆在家里最常做的就是打荣耀,活脱脱地就是宅男风范。

        喻文州没意见,“行啊,你想去哪?”

        谁知王杰希沉默好一会儿,喻文州也没说话,一时间只剩下窗外的蝉鸣此起彼伏,与室内空调吹出冷气时“呼呼”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共同诉说着南方温润的炎热。

        “要去B市看看吗?平时只是去打比赛,你没有好好走过吧。”王杰希突然说道,喻文州抬头,略是惊讶地看着坐在对面的人,还没说什么那人又补充说道,“顺便……我想和你一起回家吃个饭。没什么,就是见个面儿。”

        喻文州看着他,没有说话。

        王杰希在一年前退役的那会儿和家人出了柜,不过没有说明是喻文州。这一举动的结果就是这一年来王杰希都是在G市和喻文州一起度过的。王杰希也尝试过和家人调和,但谈到这个问题时都只能不欢而终,说不上是吵得很激烈,只是那边始终不大愿意接受,弄得最后双方都郁郁寡欢。

        他们走的这条路很长,很难走,这一点两人现在比刚开始在一起时更加清楚,而要怎样走下去,喻文州也是明白。

        “好,我陪你回去。”喻文州沉默过后回答得倒是爽快,让王杰希不禁感到惊讶,喻文州直视着他的那双眼睛,认真地开口道,声音混杂在夏天的蝉鸣之中。

        “毕竟我还想和你走下去。”

 

        坐在两人对面的是一对白发夫妻,看上去已过花甲。坐在旁边一桌的是老人的儿子儿媳和孙子。

        从G市到B市的路说短不短,说长不长,需要接近一天的时间。坐在车上玩玩手机,和对面的老人聊聊天,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老人一家和喻文州一样都是G市人,老人说的普通话不标准,和喻文州聊天用的都是粤语。喻文州说话和气举止有礼,又同是G市人,自然博得那家人的好感。王杰希听不懂粤语,只好逗着老人的孙子玩。

        “跟你一起的那位是不是听不懂粤语?”老太太说着说着也是注意到了没怎么说话的王杰希,看那口音也猜出个大概来。

        喻文州闻言扭头看向王杰希,“是啊,他是B市人。我们两个是前同事,他来这边旅游。这次他带我去B市看看。”

        喻文州和王杰希对两人是恋人关系这一点一向不张扬,在联盟的职业选手之间也是到了王杰希退役后才传开,在那之前除了和两人关系比较好的选手,基本上没几人知道;对于外界,两人也是以同事相称——只不过最近变成了前同事。

        王杰希似乎是感觉到了喻文州的视线,略不解地看回去,于是喻文州用普通话将老人的问题转述给他听,“他们问你是不是不会粤语。”

        王杰希点头,“但是会一点。”说罢就用粤语给喻文州露了一手。于是喻文州看见王杰希张了张嘴,努力咬清每一个字音地叫了他的名字。

        “喻、文、州。”

        事实证明王杰希作为一个地道的B市人,这名字叫得的确不错,至少多多少少是甜到了喻文州的心里,只不过他不知道这可是王杰希以陪着蓝雨剑圣过招为条件在竞技场打了多少回合才向黄少天换回来的。

        夜幕逐渐降临。

        小孩在白天里折腾累了,很快在母亲温暖的怀中睡去;女人轻拍着小孩的背哄她入睡,自己也疲惫地闭上了双眼,靠在男人的肩上悄然入睡;老人熬不住倦意的来袭,在夜晚时进入梦乡。白天的喧闹只剩下火车飞快向前驶进留下的风声在耳边回荡。

        喻文州拿了件外套递给王杰希,然后自己也拿了一件盖在身上,向后一靠闭上了眼。

        旁边的人窸窸窣窣地动起来,大概是在盖好自己的外套。动作平静下来后,取而代之的是借着衣物掩饰覆上手背的温度,手指陷入指缝中与自己十指相扣。

        “你睡不睡得着?”

        喻文州闭眼,神情放松地回答:“睡不着的话魔术师大大是不是哄我入睡?”

        “我不会唱《月光光》。”话音刚落,一阵熟悉的柔软触感与自己的唇瓣相碰,如蜻蜓点水一样稍作停留又迅速离开,“用这个可以吗?”

        即使不睁开眼从带着笑意的语气中想象出恋人此时脸上挂着的笑容,喻文州满意地回以一个笑容,意识最终模糊远去。

        只剩下火车在轨道上缓缓向前。

 

        第二天两人到达了B市时已经接近傍晚,两人商量过后一致认为应该明天再去逛逛,现在应该先回家吃饭。

        王杰希没有叫人来接,两人是搭出租车回去的。到了门口王杰希摁响了门铃,王母推开家门时晚饭的香味飘了出来,王母看到王杰希时是笑容满面,视线落到喻文州身上就变得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将两人迎进了屋子里。

        “前几天电话中提过的前同事,喻文州。”王杰希不遮不掩地给家里人介绍喻文州,“他趁着放假想来B市旅游,前几天我想回来就顺便和他一起过来了。”

        “伯父伯母好。”喻文州彬彬有礼给王父王母打招呼,王杰希父母尚在,还有一妹一弟。家里人看到喻文州来也露出一个笑容迎接这来自南方的客人,只不过这笑容多多少少也有些客套。

        家主招呼大家动筷,王杰希事先就和王母说过带G市的朋友回家,王母特地准备了米饭给这位南方客人。王杰希退役后和喻文州同居倒是去学做饭,尝试过一年北京男人的手艺,这一顿饭对喻文州来说倒也不至于难以下咽,只是回想起王杰希刚开始做饭的那会儿,北方的口味太重,做出来的菜对喻文州这么个G市人来说简直就是黑暗料理。

        家里的大儿子难得回家,还带来了朋友,先不去猜测这朋友跟自己儿子到底是个怎样关系,饭局上聊些话题是必然的。一桌人聊着聊着也总算是缓和了刚开始时的僵硬气氛。王弟忽然眼光一亮,朝着王、喻两人问道:“诶,喻先生也是电竞选手的话,是跟我哥同队吗?”

        “不是,是敌对。另外叫我文州就好。”喻文州回答,谁知王杰希给自己夹了一根菜然后补充道:“还是死对头。”

        “不过我们在场上打得再激烈,大多数人场下关系还是挺好的。”不给喻文州任何解释的机会,王杰希就自说自话地解释说,喻文州连忙微笑着点头。喻文州几乎是全程都面带笑容,吃完饭后才发现脸部肌肉都僵了,一身的汗也不知道是这鬼气温热出来的还是因为全程的些微紧张而落下的冷汗。

        晚饭过后王杰希进了厨房帮王母收拾东西,只剩下喻文州留在大厅里独自面对王父和王氏姐弟三人。

        “小喻明天有打算了没有,B市的景点多,得要多走几天才看得完。”

王父点了一根烟,发红的烟头处冉冉升起圈圈的灰烟,手指拿着烟盒向前一抖,一根烟递到了喻文州面前。

        “先去看看近一点的景点,明天打算先去故宫。”

        喻文州接过点了火,但他没有吸烟的习惯,所以吸了一口后就夹在指间没有再动,两股烟雾升起交融。

        四人围绕着这话题东扯西扯,王父也算是缓和了脸色,脸上的笑容没有刚才那么勉强;王妹显然是这一家人里除王杰希外最能接受喻文州的人,相处下来也没见有特别的排斥;王弟在也点上了烟,在一旁时不时插一句半句进来。

        “我这大儿子啊,性格就是有点闷,还有点倔,当年他要去当电竞选手也没拦住。小喻跟他相处不大好受吧?”王父话题一转转到了王杰希身上,喻文州心里倒是吓了一跳。

        第一次见到王杰希是第三赛季的时候,那时候的相遇用偶遇这词来形容实在是再合适不过。年轻的王杰希还没有肩负那么多东西,出到时像是他的魔道学者一样,像是骑着扫把冲破新秀墙。到了后来当上了队长,他义无反顾地扛起了微草这个队伍。

        倔吗?应该说是坚持。扛起了微草那么多年,为了微草的未来付出的心血,同为队长的喻文州是再清楚不过,那人就是一心一意地扛着微草坚定不移地向前飞去。

        那闷呢?喻文州想起还没和王杰希在一起的那些年,他们还没有互相了解彼此的那些年,王杰希给人的印象的确是比较高冷。但是在一起后,认真严肃还是有,但是也看多了许多,温柔一面也好,体贴一面也好,喻文州是尽收在眼底。

        “还好吧,其实王队他看上去是挺难接近的,但实际相处也不算难。”喻文州说,毕竟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不是吗?

        “就是看上去难接近才是问题,你看他都不小了连女朋友都不见他带回家。”王父深吸了一口烟,语气满满都是无奈,“其实我们做父母的啊,对他喜欢的人也要求不高,能陪他走一辈子的路就好,其他的也就算了。”

        喻文州僵了僵,烟灰陡然落下。他这是说——

        王杰希这时洗完碗回来,正好是听到这句话,也没有接过他们这话题,只是问了一句:“你今天晚上就睡我们家,还是说订了酒店?”

        喻文州腹诽不让他订酒店房的那个人不知道是谁呢,“还没有,今天晚上——”

        “那就在我们家住几天吧,”王父打断他的话,王母也从厨房走出来说,“明个儿让杰希带你好好去转转儿,今天晚上就睡下吧。”

        喻文州推辞不下只好答应,王母还想去把客房收拾一下,结果被王杰希阻止了,原因是客房太久没用还堆着杂物,最后商量出的结果就是干脆两人睡一间房间算了。

        看似是临时起意,但他肯定是算好了的才没让自己去订酒店,看着王杰希对着自己笑着,喻文州不禁这么觉得,然后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洗完澡的喻文州洗去了一天奔波过后的风尘仆仆,此刻开着日光灯,窝在一边的床头刷着微博。

        王杰希也洗澡了完从外面走进来关上房门,径直地走到床沿坐下看着床上的人,一本正经地开口说道:“……文州,我要和你说件事儿。”

        “伯父和伯母知道了?”

        王杰希点头,承认得坦然,“嗯,洗碗的时候我妈说了,她接受你。”

        “我想伯父,大概也是?”喻文州放下手机,在两人独处的时候终于是卸下了所有的伪装,此时脸上的笑容虽然和平时一样平静,但眼中流露的高兴是根本没掩住,弯着好看的眼眉看着床边的人。王杰希看着他这样子也笑了起来,说:“我们有那么明显吗?”

        “其实还好,不过你解释得太多反而起疑。”喻文州下床关了灯,王杰希适时开了床头灯,喻文州又滚回被窝里继续说道,“我想过如果他们还是不接受会怎么办,那时我想——”

        “那样的话我只好和你一起被扫出家门了。不过现在不用再想那么多。”王杰希也上床盖好被子关了床头灯,在黑暗中抱住了被窝中的暖源。

        被抱着的喻文州想起火车上的那对白发夫妻,想起当初黄少天说他们两个谈个恋爱少了他们这个年龄的冲动与热情,像是老人家一样平淡,忽然觉得这条漫漫长路,希望的东西也就是像那两位老人,不需要轰轰烈烈和海誓山盟的诺言,只要和身边这人白头到老走到最后就一切都好。

        “明天是去故宫?”恋人在耳边像是哄他入睡般低语,他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轻声回道:

        “就去故宫吧。早点睡。”

        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

小脑洞

“昨天晚上你做噩梦了?”

“嗯,想起你第一次下厨的那天,吓醒了。”

“……”

===================================

碎碎念

私心两人虽然打荣耀很厉害但是爱情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所以见家长会紧张啥的......

请务必不要纠结为什么两人一定要搭火车而不选择搭高铁之类的_(:з」∠)_


评论(3)
热度(27)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