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本来只是脑洞写到最后变成了练笔。没有剧情。

☆人物属于虫爹,其他诸如OOC和BUG之流的都算我

☆荣耀大陆PARO


场上的两人打得不可开交,白伞变换着形态,枪声时不响起。奇怪的战矛与光剑相撞发出清脆的金属声,化作一道道金光与留下一道道残影。

敌家的王牌在场上开朗阳光的性格并无减少分毫,反倒多了一份冷冽。虽然只是私下的过招,招招刺出的剑锋也都直冲着对方的要害去,每一招每一式都使得恰到好处,没有半分对不起他的剑圣之名。

然而此时对手可是与剑圣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前嘉世斗神,就算手上拿着的再也不是战矛却邪而是千机伞,代号也从斗神一叶之秋变成了君莫笑,但是当年骋驰沙场的威风丝毫未减。

正式的比赛还没有开始,普通的观众还不可以进场,竞技场边倒是聚集了不少人——毕竟叶修和黄少天这两人无论哪一边都是场上极为难缠的对手,比赛前能有这样的机会观摩他们俩其他人当然不会错过。

很多人都没有和自己家的队友坐在一起,零零散散的人堆让刚进来的王杰希一时间没找到微草的队员在哪儿。不过王杰希也没打算找他们,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嘛,身为队长自己也没有必要一直盯着队员,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也好。

王杰希随便找个没那么多人的地方坐下,双手十指相扣撑在眼睛下面,自己静静地看着场上的两人研究战术。四周吵杂的声音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独自一人的背影与吵闹的环境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这里,这里,可以换一个角度躲开技能,然后就可以从那里反击……

“王队?”

一个挺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正在沉思的王杰希稍微被吓了一跳,随后转头看向旁边。喻文州看到他向自己看来,脸上露出一个微笑,王杰希则点头当作回应。

“介意我坐这吗?”喻文州问,他口中说的“这”指的是跟王杰希隔着一个位的位置。

“不介意。”王杰希说,“喻队一个人?”

“是啊,刚刚交完队伍登记回来,瀚文他们说想要自己去玩,就没去找他们了。”喻文州说着坐下,拿起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写写画画,“本来找到个位置坐下没想到见到你在这里。”

接着王杰希以“是吗?”结束了两人的话题,将视线放回到场上。

眼角的余光可以勉强瞥见喻文州拿出了个本子,低头开始写写画画起来,恍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他也是这副摸样。

那个时候是第二赛季,他们两个都还没成为战队里的正式队员,微草和蓝雨还没有成为死对头。场上一叶之秋与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两人打得不可开交,年少的喻文州坐在观众席上低头书写的身影和认真专注的侧脸映入了同样年轻的王杰希眼中,字体说不上是娟秀,但是一笔一划都显露出那人的风格。那时他向前探身指着那人的笔记——

“或许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战术。”

喻文州忽然出声打断了王杰希的回忆,王杰希扭头看着仍然低头写着东西的喻文州,后者的脸上也依旧是那副人畜无害的微笑。自从第二赛季之后,两人也有了对方的联系方法,两人时不时私下会联系对方讨论战术,少有的时候会扯一下两人近来的生活。但是这个在第六赛季之后有一段时间变少了。

“讨论夜雨声烦的话我乐意奉陪。”

“那不用了,我们内部消化就好。”

王杰希笑了笑。别人总说他是一枝高岭之花,与在联盟里看上去平易近人的喻文州正好相反,其实他也只不过是在对待队员和比赛这方面比较严肃认真而已。

“喻队和我讨论战术不怕别人生疑?”

“王队和我做事光明磊落,没有做过的事又何怕别人怀疑。”

“说得有道理。”

“其实关于叶修,我们倒是有跟你们中草堂合作的想法。”

“喻队有什么想法?”

王杰希转头看向喻文州,后者也正好转过头来,两人的视线正好对上。喻文州勾起嘴角笑着说:“下药。”

“......”

“你们制药,我们去下。”

“......”这什么鬼,王杰希有些无语了,虽然猜得出不是什么正常的主意,但也没想到这人会想到这方法。他沉思片刻后开口说道:“这的确是一个方法。”

这次轮到喻文州眨了眨眼,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那好,我们等一下就来讨论一下实际的行动计划。”

“嗯。”

说下药什么的自然是假,他们好歹也是正规选手,这种场下的卑劣手段怎么能做?不过若是这个时候有其他比较熟的职业选手在这里听到他们两个在这里扯淡,或许会笑着调侃说“你们两个怎么那么不正经”。

自第六赛季之后,微草和蓝雨算是结下了梁子,两方势力可谓是成了仇家,中草堂和蓝溪阁两家人掐得厉害,拿了任务遇到同一只怪看到对方就开打也并不奇怪。但实际上,两家战队抛开比赛不谈,私底下的关系还算不错,例如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战术交流,例如刘小别和卢瀚文的场下切磋,不过后面那两个倒是有了点单方面的火药味道。

“但是这个方法,喻队不怕我们用在你们身上吗?”

“这也是一个问题。”

两人扯这些有的没的东西,直到竞技场上响起了战斗结束的铃声。叶修和黄少天并没有分出胜负,只是单纯的时间到了,不过再打下去,赢的那个人十有八九应该是叶修没错。

好戏没了,人也散了,各家找回各家人。

只是两家队员找到两位队长的时候不禁愣住了,然后纷纷向自家队长靠拢,一瞬间队员们之间硝烟弥漫,光是眼神的较量就似乎能够撞出火花,两家的队长反而哭笑不得。

喻文州合上了笔记本站起身来,微笑着向王杰希伸出了手,“那么王队,场上见。”

“场上见,喻队。”

双手交握,彼此的温度传入手中。

 

两天后,第十赛季季后赛开始。

第一天,首战轮回对百花胜出,微草对雷霆胜出。

第二天,兴欣对蓝雨胜出。

这是一支草根出身的战队,但它可是叶修一手拉出来的队伍,尽管还有一些缺陷和不足,但日后肯定还是个难缠的对手。

不过古话有云,成败乃是兵家常事,蓝雨一众迅速收拾心情,留在举办场里观摩剩下的几场比赛。

三天休息过后的第六天,半决赛,兴欣对霸图,微草对轮回。

现在蓝雨的比赛完了,赛情也分析完了,喻文州也就暂时性卸下了蓝雨队长的身份,开始去做自己的事情。

黄少天跑去看了兴欣对霸图那边的比赛,而喻文州则去了微草对轮回的比赛。喻文州是一个人去看,在观众席上找了个位置坐下,习惯性地拿出笔记本,翻过写着战术和画着画像的那几页,百花缭乱、一枪穿云、木恩……最后停留在了半完成的王不留行上。

喻文州一向冷静,即使是能力没有被挖掘,被人笑称为“吊车尾”的时候他也不卑不亢。当上了蓝雨队长后,私事和公事也分得明白,从来就没有搅混过。

此时此刻场上的王不留行骑着扫帚从高空一飞而下,黑色的帽子受不住气流被甩下,迎面而来的攻击被翻转着身子躲过,指尖夹出一个熔岩烧瓶朝着敌人扔去,玻璃摔裂,熔岩炸出,在新的攻击到来之前捡起还没落地的帽子再次飞走。

笔尖在纸上划过留下弯曲的线条,喻文州认真地用笔勾勒出王不留行的服装,将那人场上的英姿留在纸张上。不像是其他的作品,这一张王不留行喻文州画了很久,每根线条都用尽了心去画,细节处是改了又改,认真的程度连黄少天偶然看了都不禁摇头感慨,为什么夜雨声烦的那张好像没有王不留行这张那么帅啊。

不为什么,就是比较上心而已。

当时喻文州这么回答他,然后黄·准脱团汪·少天表示简直是要被闪瞎的节奏。

被喻·真·脱团鱼·文州和远在大陆另一端暂时毫不知情的王·人生赢家·杰希闪瞎的节奏。

两人在一起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没办法,两人处于的立场实在是太过尴尬,程度堪比嘉世的叶秋和霸图的韩文清。再加上两人相处低调,一年见面的次数用两只手就可以数过来,全联盟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大概就只有黄少天一个人。

不过就算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在场上遇到双方也毫不放水,索克萨尔依旧会在场上布下不起眼却足以致命的陷阱引诱微草踏入,王不留行也会骑着扫把在空中抛下一个个烧瓶在蓝雨中炸裂。

公事私事,两人一向分得明白。

像这样既冷静,又处于敌对地位的两人,或许是一个奇迹也说不定。

 

季后赛最后一天,兴欣对轮回。

最后一场比赛座无虚席,现场异常火爆,比赛还没开始就有不少人。而微草在半决赛中输给了轮回,再一次与冠军无缘。

备战室内只剩下王杰希一个人,他整理好比赛的资料就去观看总决赛,走出房间后才发现有人似乎已经等候多时。

“在等我?”

喻文州闻声抬头,王杰希低头刚刚好就可以看到喻文州放在膝盖上的笔记本,纸上戴着帽子的那个人好像那么眼熟啊……

喻文州微笑着合上了本子,王杰希挑眉,那不是自己还能是谁呢。但还没说下一句自己就被抱住,熟悉的体温隔着微草队服传来。王杰希只是愣了一秒就回抱住了怀里的人。

两人就这样抱着没有说话,他们这一次都是败者,但是无论以立场还是性格,两人此时都不合适说些安慰的话语,所有安慰的话都只能在这拥抱中无声地传达给对方,幸运的是,八年的相识和两年的恋爱能让他们清楚彼此之间没有说出来的话语。

那么不说出来又有何妨呢?他们懂就好。

“很可惜这次没有机会交手。”喻文州说。

“这也不是坏事,不是吗。”王杰希说,然后他感觉到搁在自己肩上的那个脑袋小幅度地上下动了动,不用想也知道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过了半晌两人终于抱够放开了手,喻文州顺势靠在了墙上,王杰希就扶着他的腰在唇上落下一个吻,力度不大,时间不长,停留的时间恰到好处。

王杰希抬头,与喻文州对视。

 

宛如星辰落入眼中。

 

“走吧。”

“好。”


评论(1)
热度(10)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