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终于会用音乐了于是重发一次。

☆从钢之炼金术师FAop5レイン中开的脑洞。只是莫名觉得这歌跟子航君有点适合(?)所以就开的脑洞。

☆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只有各种各样的回忆杀。写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拉上楚路有点牵强←其实是语死早不知道怎么表达于是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文笔渣得我自己都无法直视请三思过后再慎重地往下拉。

☆第一PART改自龙二,眼熟很正常【我错了【躺。

☆要扔砖请大力地,好让我头破血流清醒一下。

-----------------------------------------------------------------------------

※〖无法停止的

无处不在的记忆

似乎不想原谅我〗

窗外接连不断地传来敲门声,几个人影聚集在窗外,只被一块薄薄的玻璃隔开。窗外照进的光将男人和自己的脸都照得惨白。

“别怕......儿子。”那个男人在前面扭过头来对自己说道,即使竭力压制但声音还是有点颤抖。

大脑深处传来剧烈的疼痛,凌乱的青紫色线条像是蛇一样扭动着,他们活了过来,精灵般舞蹈。

“儿子,欢迎来到,“男人握着自己的手,深吸了一口气,”真实的世界。”

 

窗外的敲打声变成了尖锐地东西在钢铁上划过的声音,不断刺激着耳膜。

男人从车门拔出了伞。

不,那不是伞。是一把刀,修长的日本刀。

刀从刀鞘中被人拉出,刃光清澈如水。

 

他听见了沉雄的马嘶声,就像是把雷含在嘴里再发出来的声音。

“要听老爹的话,不要离我太远,也不要靠得太近。”男人又扭过头来看着自己,“就像是小时候我带你放风筝一样。”

白茫茫的一片中站着山一样的骏马,身上披着金属错花的甲胄,白色毛皮流淌着耀眼的辉光。马背上的巨大阴影则穿着暗金色的甲胄,戴着铁面的脸上,唯一一直金色瞳孔仿佛星辰一般照亮周围。

阿斯神族的主神,奥丁!

 

“以前你很多次都不听话,但这次一定要听我的话,”男人凑在自己的耳边低声说道,“记得,不要离开我,却也不要靠得太近。但我说‘跑’的时候,你就往车这边跑,千万别回头,千万别回头!”

“嗯!”

他听到自己颤抖着回答。

 

男人咆哮了一声,“跑!”

他想都没有想,立即往车的方向发疯一样跑去。男人跟着自己一起往回跑,却跑得没有自己快,两人渐渐拉开了一段距离。男人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微笑,“跑得真快,小兔崽子。”

他猛地转身,长刀带着一道刺眼的弧光,雨水溅开成圆。

刀光在影子间闪烁着,脚下的水花溅起。刀刃所及之处,影子们浓腥的黑血喷射而出。墨色里男人手上的、刀就如银色的飞燕。

风筝线断了。

※〖雨啊

你何时才会停呢

已经下了好长时间

我好冷〗

又下雨了。

楚子航拔出村雨,意味着与敌人的谈判失败。面无表情地挥舞着手上的刀,格挡住对方的攻击,不久飞溅的血液就染红了灰色的雨,黄金之瞳在刀光中闪烁。

记得那个雨天,那个男人也是这样挥舞着这把刀,锋利的刀刃将车外的死侍砍成两半。

有人说,悲剧发生时不一定在雨天。但是在雨天发生的事情印象最深刻的,只有闯入尼伯龙根的那个夜晚所发生的事情,那个只能称为悲剧了吧。

在那个雨夜,他失去了那个男人,那个是自己亲生父亲的人。

他一直以为那个男人并没有什么本事,直到那个时候那将他凶猛凌厉的另一面暴露在自己面前。

无论过了多久,那个时候的情景任然历历在目,记忆就如枷锁一般绑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就拖着这个枷锁步步前进着。

好冷。

雨水打在自己裸露的手臂上,冰冷的感觉不断刺激着大脑。楚子航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想法。

不知道是这个雨水更冷呢,还是那个时候更冷呢。

就这样被雨抱紧,也没关系吧。

因为那个会在雨天开车来接自己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刀,也只能自己挥舞了。

※〖安慰我

给我机会的你

和冷漠的充满恐惧的我〗

楚子航记得那一天,也有一个同样废柴的人出现过。

那个人影躲在屋檐下避雨冲着别人大喊希望对方能顺带带自己走,却被无情地拒绝了。他耷拉着脑袋沿着屋檐拖着脚步向前走。

楚子航看着那个人的背影,觉得自己能够捎他一程。

还没等自己开口,那个人就拿外衣裹住脑袋,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蹿进雨幕里,刚想说出的话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错过了叫住他的机会。

后来他遇上了尼伯龙根,错过另个一人。

在同一天里,他错过了两次。

有一次已经回不来了。

但还有一次,他还可以挽回。

“砰!”

头顶响起了枪声,楼上击中了一个企图袭击自己的混血种,子弹不偏不倚地被送进了对方的脑中,命中率高得可怕。

“师兄你没事吧?”耳机中传来熟悉的声音,楚子航低声应了一个“嗯”字。耳机那头继续传来对方的说话声:“这玩意儿忽然蹦出来玩偷袭吓了我一跳,幸好我手快放倒了,不过这会不会暴露位置啊,如果有人来的话就糟糕了……”

说着路明非再次开枪,既然已经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也没必要继续藏下去了,干脆再帮面瘫师兄解决几个好了。

“……”

刚刚耳机传来的明显废话,楚子航听到却不自觉地嘴角微微上扬,不过下一秒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师兄你刚才是笑了吗?我没看错吧?!我绝对是看错了绝对是看错了……师兄你果然是杀胚!”

“……”

※〖但是在递过来的雨伞中

两人温柔的悄悄地靠近〗

任务结束后,两人也没受伤。楚子航站在一家咖啡厅的门口避雨,店内欢快热闹的气氛与门口的他格格不入。这一点他和眼前的人还是一样的。

看着雨中的人背着一个长条状的盒子,手里拿着两把雨伞却还要冒着雨向自己跑来,跑到身边停下还要像是落水狗一样甩了甩自己的头发。

不过这是一只乖巧可爱的狗。

“久等了师兄。这种天气雨伞卖的快,就只剩下这两把了,还是黄色的……”路明非递给自己一把,楚子航淡淡地说道:“无妨。”

看着路明非那刚才才被淋湿的衣服,楚子航说道:“怎么不打伞?”

“嗯?”路明非回头,心想师兄你说啥我这不就在打伞么。楚子航补上了一句:“刚才。”

“哦。”师兄你说话依旧整洁说多句就会死人的即视感,“没,就开伞跑起来不方便,你看我还背着一把枪,再打着伞跑起来就像只笨熊似的。话说师兄你不用擦一下身子吗?”

比起一直躲在楼里狙击当助攻的路明非,楚子航的身子可谓是没有一处不湿,湿淋淋的衣物紧贴在肌肤上,勾勒出诱人的曲线。路明非在心里暗赌五毛钱师兄凭这幅模样走在街上绝对秒杀各种少女心。

“无妨。”楚子航说道,路明非也猜到他会这样说,耸了耸肩。

“那快点回去。走吧师兄。”

路明非撑起伞走进雨里,鲜黄色在灰蒙蒙的雨中显得格外明亮。伞下则是一如既往的笑容。他打开伞钻入雨中,若无其事地牵起对方的手,温暖的手心暖和了自己冰冷的手。

“嗯。”

不知道是这个雨水冷呢,还是那个时候更冷呢。

不过也没关系了吧。

因为已经有会在雨中撑着伞与自己走在一起,肩并肩地活着回去的人了。

〖渐渐将我包围的

是你的笑容〗

-FIN-

【杀气氛的后续】

“额师兄,这样牵手回头率很高啊,被人拍照就不好啦,不如……”

“无妨。”

“……”

如果被昂热那老人家看到会有什么想法啊!?不对比起校长貌似被芬格尔知道了会更糟糕……所以说师兄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严重后果?

路明非在心里默默地落下了热泪。

我是被大灰狼拐走了吧。

#你们的事怎么瞒得过芬格尔##不想的话可以放手啊明妃#

-真·FIN-

-----------------------------------------------------------------------------

レイン的歌词

六月の嘘目の前の本当セピアにしまいこみ
六月里的谎言,将眼前的真实,隐藏在黑暗中


寄り添うとか 温もりとか わからなくなってた
曾经的依偎,曾经的温暖,也都变得不再熟悉


「君はひとりで平気だから…ね」と 押しつけて さよなら
“你一个人的话也可以过得很好”将这句谎言强加给你,说出了再见


その类の気休めなら 闻き饱きた筈なのに
这种自我安慰的话,明明已经听腻了


鸣り止まない 容赦ない思い出たちは 许してくれそうにもない
无法停止的无处不在的回忆,似乎不想原谅我


目を闭じれば 势いは増すばかりで 远巻きで君が笑う
闭上双眼,那渐渐将我包围的,是你的笑脸


雨は いつか止むのでしょうか ずいぶん长い间 冷たい, 
雨啊,你何时才会停呢?下了这么久,我好冷。


雨は どうして仆を选ぶの 逃げ场のない 仆を选ぶの
雨啊,为什么要选择了我,选择了无处可逃的我

やっと见つけた 新しい朝は 月日が邪魔をする
终于找到了,崭新的清晨,可是过去的岁月妨碍着我


向かう先は 「次」じゃなくて 「过」ばかり追(お)いかけた
眼前的路,不是“未来”,而是被无数的“过去”所追赶。

慰めから きっかけをくれた君と 恨めしく 怖がりな仆
安慰我,给我机会的你,和冷漠的充满恐惧的我


そろそろかな 手探り 疲れた頬を 葛藤がこぼれ落ちる
就这样吧,你用手摸着我疲惫的脸颊,我们的问题突然烟消去散

过去を知りたがらない瞳 洗い流してくれる指

不想多问我的过去的眼神,洗去我的伤痛的手指


优しい歩幅で 愈す伤迹 届きそうで 届かない距离
你用优雅的步伐,治愈我的伤口,以一种似近非近的距离

雨は いつか止むのでしょうか ずいぶん长い间 冷た
雨啊,你什么时候会停下,下了这么好时间,我好冷啊


雨は どうして仆を选ぶの 包まれて いいかな
雨啊,为什么会选择我,紧紧拥抱着我,可以吗


雨は 止むことを知らずに 今日も降り続くけれど
雨啊,像是不知道要停一样,今天还是继续下着


そっと 差し出した伞の中で 温もりに 寄り添いながら
但是,在递出的雨伞中,两个人悄悄的温暖的靠近

评论(3)
热度(21)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