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14.08.08】先虐后甜赛高

☆14年SP赤的生贺短文。

☆微博、贴吧同步发布。

☆正文番外完整版。

★贯彻落实介绍所言。

★失忆梗。有幕后花絮(番外)

-----------------------------------------------------------------------------

【一、】

这绝对是今天早上起床方式不对。

赤在听到蓝若无其事地问自己“你是谁”的时候大脑立即当机并只剩下这句话如弹幕一样在脑海中闪过,而一旁的绿也是一脸“我不认识这个二货”的表情。难怪这个工作狂今天会破天荒地答应跟自己来场精灵对战,手上派出的精灵却都是道馆战用的那六只,在速战速决之后还一本正经地递给自己常磐徽章。

原来这是把自己给忘了啊,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个大头啊!赤现在觉得眼前有阿尔宙斯群在自己眼前跑过——虽然他知道创世神只有一只而且他还没见过。

“你们......真的不认识我?真的把我忘了??”赤难以置信地问着眼前这两个与自己出生入死多年的战友,真心不敢相信这两人会忘了自己。

蓝苦笑着耸了耸肩,说:“那么帅的帅哥只要见过我就肯定忘不了。”一旁的绿只是挑了挑眉毛没有说什么,转身懒得再理自己。

真的......忘记了吗?

赤用力地咬着下唇,将绿刚才给自己的徽章紧紧地握在掌心,徽章的棱角咯得自己的手生疼。

【二、】

从常磐道馆出来,赤还是在出于大脑麻木的状态。

他实在没有想到,与自己相处得最多、最了解自己的人竟然会有一天忘了自己,而且忘得十分透底,连一丝印象也没有留下。

或许当他们老的那一天,也会失去对彼此的记忆,但赤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无力地驱使着身体在森林中晃荡,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视线,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光芒。于是赤早已顾不上形象地向那人跑去——当然考虑到性别问题他没有向那位妹子张开双手作拥抱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黄!!”

坐在河边写生的少女被突如其来的店名吓了一跳,黄的身子猛地一震,连画笔都掉到了地上。黄转头看向赤这边,对于这位一副想要哭出来样子并有着向自己扑来的趋势的男子她警惕了起来。

“您......是哪位?”

“......”

赤爷成功地再次当机。

“连你都忘了?”赤在黄的旁边停下,垂下眼帘,低下头看着她。今天黄没有戴草帽,只是带了一本速写本和鱼竿,坐在河边写生的少女这幅场景是多么地美好——好得似乎不曾有过当年少女男扮女装历经千辛万苦寻找自己的这件事。

“我(わ),我(私)似乎真的.....不认识您吧?”黄小心翼翼地对眼前这名低落的男子说道,连自称都从“仆”换成了“私”。

略微思考了一会,赤在黄的身边盘腿坐下,从身后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一脸认真地问道:“你还记得这个吗?”

【三、】

看到那个东西黄的脸色顿时发白。

图鉴。

果然,同为是图鉴所有者怎么会忘了自己,自己可是初代的图鉴所有者啊。即使是失忆,看到这个也会想起来吧。

只见黄的脸色越来越白,手开始微微地颤抖,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一样震惊。

拜托,快想起来吧,快想起来吧!

赤在心中默念,就在这个时候——

“黄前辈!你在哪里.....啊原来你在这里啊。你在干什么呢......”金将球杆架在肩膀上从草丛那里走了出来。视线从黄的身上转移到赤上,嘴角浮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嗯~原来如此,是在和男朋友约会啊~”

“才不是这样!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黄连忙反驳。

金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打量着赤,就像是发现了新种类的神奇宝贝一样,说真的那句赤不大喜欢这种眼神。

“咦?这是......神奇宝贝图鉴?”金的视线落在了赤手上的图鉴,“这个.....不是跟蓝前辈和绿前辈同样型号的图鉴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啊......”

赤说道:“因为我跟绿和蓝是同期的图鉴所有者。”他还把“图鉴所有者”这五个字加重了字音。

听到这话的金一愣,说道:“不对啊,我记得绿前辈和蓝前辈同期的是黄前辈啊,只不过后来换新图鉴的时候我们正在跟火箭队对抗,黄前辈的新图鉴就被敌人的攻击打烂了,那个场面我还记得很清楚呢。所以到现在黄前辈的图鉴还是旧的那个,对不对?”

说完金看向黄的那边,黄反应过来,用力地点头,金无奈地扯了嘴角。

一直没有说话的赤猛地站了起来,只留给黄和金一个红色的背影。

【四、】

不止是忘了。

自己曾经与他们并肩作战的日子都变成了一场梦。

明明自己还清晰地记得在常磐森林与绿的相遇,还记得第一次与蓝见面就被她坑走了一身钱财,还记得自己对黄说的那句“用正确而温柔的态度去对待它的话,它也会成为你一辈子的朋友”。

一切的一切自己都还记得,还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但他们却忘了,不再记得了。记忆中再也没有“赤”这个人的存在。

原来当你最亲近的人不再在你身边,是这种感受。

赤感觉自己眼前黑暗,直到天黑了才走到自己的家门。用钥匙开锁,无力地推开自己家的家门,按下门边的开关——

啪!

响起的不只是按键开关的声音,还有花炮被拉响的声音。赤看到眼前的场面,一时间惊呆了。

“生日快乐,赤/赤哥哥/赤前辈!”

眼前的六人异口同声地说出同一句话,蓝向自己抛了一个媚眼,绿的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浅笑,黄在一旁歉歉地笑着。

“你们......”赤感觉今天受的刺激貌似有点多。

“我们怎么会忘记你呢赤前辈。”金笑得一脸灿烂地说道,“因为蓝前辈说今天你生日要给你一点与众不同的惊喜,所以我们就全体装失忆咯。”

“装成忘记你生日这一套太老土了,就干脆一点连你都忘了更刺激不是吗。”幕后黑手用同样没心没肺的笑容说道,“不过没想到那么多漏洞你都没注意到,而且貌似连今天是你自己生日都忘了......”

“就是啊,看着黄前辈差点又用‘我(仆)’自称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了。”

“真是对不起。”

“不过赤你竟然想到图鉴也算不错啦。”

“多亏本大爷机智过人想到这个理由糊弄过去。”

“说起来那个时候真是吓了一大跳......”

“赤你觉得怎么样,吓了一跳吧?那,就开始生日party吧.....赤?”

蓝看向从进门以来就一直低头没有说话的赤,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虽然这次玩得有点过火,但赤应该不会生气......吧?

果然,赤抬起头,脸上挂着与平时一样的笑容。只是这不断黑化的笑容和接下来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终身难忘。

“是啊,就让我们开始愉♂快的生日party吧。”

-正文FIN-

-----------------------------------------------------------------------------

-幕后花絮-

#蓝姐的行(no)动(zuo)计(no)划(die)#

【一】

“蓝前辈!发生了什么事了?”

收到蓝的那条打着“紧急情况快点过来”字样的信息后金立即从城都滚了过来不对是飞了过来。大惊失色地推开绿的家门,只见蓝一脸认真严肃地坐在桌子旁,十指交叉撑着下颚,缓缓地睁开蓝色的双眸,对金说道。

“赤他……”

“……”金吸了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神经。

“明天生日。”

“……哈?”金的嘴角抽搐,就像是演戏的时候演得正精彩结果对方拿错剧本一样,还是说是被人耍了的心情更贴切?

看着“奸计”得逞的蓝笑着过去拍金的肩膀,绿皱着眉叹了一口气,真是麻烦的女人。

“什么啊学习委员和银也在啊,黄前辈也是,你们也被骗过来了吗?”金看着从一开始便在旁边晾在一旁的挚友,咂咂嘴。银皱眉,不满地反驳:“才不是骗来的!”

“切。那到底是什么事叫我从城都赶过来啊,蓝前辈。”

“刚才不是说了吗,明天是赤生日,于是我们就来讨论一下怎么庆祝生日吧。”蓝招呼其他人在桌子旁边坐下来。首先开口的是在这群人中最正常(?)的水晶,而她的提议也是最正常的,“像往年一样开生日派对……怎么样?”

但也是最先被否决的,“太没新意了,过。”

“陪赤哥哥逛商场放松一下吧?”

“你是最清楚赤不是那种会逛商场的人吧黄。”

“的确……”

“陪他来一场精灵对战就好了吧。”

“的确挺符合赤的爱好的,但这也太无聊了。”

提出的建议不断被否决,会议陷入了寂静。

“既然这样的话就像你看的那些电视剧一样装失忆来试试如何?”绿一边整理着道馆的资料一边随口说道。

“……”会议再次陷入寂静。

一语惊人……也不过于如此。

【二】

第二天。常磐道馆。

“为什么我要参与到你们这个麻烦的计划里面。”绿的头上冒出了与平时形象全然不符的十字架,一脸烦躁地收拾着眼前的资料。

昨天被绿那么一说,蓝灵光一闪,作出了“全体装失忆给赤一个惊喜”的计划,其实也是她自己觉得好玩。

虽然最后惊喜貌似变成了惊吓而且吓的是他们自己……

“这个建议可是绿你提出来的哦,就帮一下忙吧。”不是强硬的语气但反而无法拒绝,蓝转身进去道馆的休息室里打电话,“喂喂,银啊,赤他现在人呢……”

绿发出了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的叹息声。

“绿!来对战吧!”不久赤就像平常一样推开道馆的门,精神奕奕地大喊着“求对战”地奔过来。

来了……

“哦。”

“哦哦哦哦来吧!”

这都不觉得有违和吗……绿的十字架在逐渐增加。

 

“给,常磐徽章。”

绿面无表情地将常磐徽章递过去,如果赤有看过绿给胜利的挑战者徽章的情景的话或许就会觉得现在这满满的违和感了——可是赤不知道于是就悲剧了……

觉得在开玩笑的赤一脸天真地说道:“哈哈绿你在开什么玩笑哈哈哈哈……”

“挑战者战胜道馆主就会得到道馆徽章,这是规矩吧。”绿越来越没有耐心去应付这个二货,心想随便打发走就好了……

“所以说我不是挑战者啊绿你这是怎么了……”

“唉绿,道馆赛结束了。真是少见啊竟然输掉了。”蓝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看着她那如此自然的表情绿觉得自己已经有了黑化预兆。

赤苦笑着对蓝说道:“蓝啊,绿他竟然要给我徽章啊哈哈……”

“给胜利的挑战者徽章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话说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唉?”赤呆住了,随后扰了扰后脑勺,“蓝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不可能会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你是谁?”

“……”

违和感呢!!!???

【三】

“啊啊,他好像挺沮丧的啊。”蓝看着赤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那还不是你做出这种事。”绿的心里还在循环播放着蓝刚刚的那句“那么帅的帅哥”【咦】。蓝倒也不大在意只是笑了笑,“嘛,事后解释就好。”

 

“现在怎么样了银?事情还顺利吗?”

“是,虽然刚刚红前辈把图鉴拿了出来,但是被金他说过去了。”神奇齿轮中传来银的声音,“接下来要做什么?”

“是啊……接下来就跟水晶去想办法把赤支开再说,先不要让他回家。”

“我知道了。”

挂了银的电话后蓝继续打给金。

“喂金,顺便去彩虹市买一些庆祝生日的东西回来吧……钱什么的就回来问绿要好了,黄会告诉你要买什么的,嗯就这样。”

挂了电话后,蓝向绿眨了眨眼,“然后,我们去布置会场吧。”

 

另一边银和水晶飞在半空中监视着赤的动向,水晶扭头问道:“我们该怎么做,银?”

“为了避免再(fang)造(ai)理(yuan)由(ju)我们就不在赤前辈面前现身了,毕竟你和我都不像金那样会口胡。”银想到自己不擅长编谎言,而水晶又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只好做出这样的安排。

“的确……”水晶点头认同,“希望赤前辈不要生气就好。”

“我们走吧。”

“嗯。”

于是赤在一路上莫名地遇见了各种各样的困难比如一整排树木忽然倒了下来神马的......

 

傍晚。

银和水晶回到赤的家中,家里已经被蓝他们布置完毕。

“赤前辈在回来的路上了。”

“很好,我们这边也结束了。”蓝拍手,“全世界准备就绪!金关灯!”

“了解!”

屋子陷入了一片黑暗,在夜幕中静静地等候他的主人归来。

门把扭动的声音,归来的人推开屋门,按下电灯开关。

啪!

“生日快乐!赤/赤哥哥/赤前辈!”

【四】

——蓝前辈,赤前辈黑化这件事好像不在计划中啊。

——我大意了,没想到赤开黑化,下次把这个考虑进去。

——你们还想有下次吗……

-幕后花絮FIN-

#请用this game的旋律唱“no no no no do no die”#


评论
热度(14)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