剔子君

[2018.09.22]
剔(tī)子。
更文博。LOF放单篇。
志向:能正经地讲好一个故事。
头像:吉川由纪と石川透(《堀与宫村》)
封面ID:64998523
曾经是个沙雕写手,现在可能也是。

龙族‖楚路
全职‖叶黄/王喻王
天行‖霍游/奏律
一人‖也青/宝岚/玉禾
默读/破云
1V1的杂食党。

PM死忠粉(sp>game>tv)
钢炼‖钢温/RR/冯梅
DC‖AKAM/柯哀
家教‖8059
偶尔做个渣翻译

☆楚路。

☆很久没写过了,也写得很赶,挺多想写的东西都没写,下次吧。

☆OOC请见谅。

        情人。玫瑰。巧克力。

        当脑海里不知道第几次闪过这些字眼时,楚子航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压根儿就集中不了注意力在手头上的报告,于是在光标闪烁第五下时干脆利落地关上了iPad手机包里,抬起头,透过候机厅玻璃,看到是一览无云的大晴天,还未柔和的午后阳光除了刺痛了视线外驱散不了半分萦绕在心头的烦思琐绪。

        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楚子航也往往会放空自己的大脑尽管别人以为他是在深思着什么人生哲学只是在工作的时候还会走神就实在是鲜有,更不用提那些本应该和他八杆子打不到一边去的男女间情情爱爱的玩意儿会出现在他脑子里的概率是有多么的小,小到好像阿波菲斯星会在二十年内撞上地球一样。

        本应该。是的,本应该。

        可惜事实是阿波菲尔斯星在二十年后还会有百万分之一的几率会与地球相撞,可惜事实就是楚子航刚刚脑海里想的就是这些东西。

        毕竟今天是情人节。还是曾被以为会万年单身的楚子航和对象交往后的第一个情人节,仿佛苦行僧在禅定时闪过一抹红尘往事在今天也情有可原。

        按照原定计划,这次的任务是在后天才能结束,只是实际进行时任务难度比预想中的低,所以此时此刻楚子航就坐在了渥太华麦克唐纳—卡蒂埃国际机场的候机厅里,等待着那台即将载他回家的飞机。从好的方面想,提前完工让楚子航在情人节这天得以回去和恋人团聚;从另一方面想的话,该怎么度过这一情人节也成了一个问题——虽然回去天也要黑了。

        在别人心目中,楚子航在与人相处时就是木讷,像是以至于给人觉得这复活节的石像不是孤独终老就不错了。过情人节?不存在的。

        其实楚子航都懂,就算再怎么孤傲也好,再怎么独身也罢,那些人际交往间技巧他也是知道的,否则他也不会在龙族入侵校园的晚上拉住下属提议战后吃个夜宵,只是是不是真心而已。再怎么感情小白,在美利坚耳濡目染那么多年难不成还不晓得那些情人间的小情趣?

        不过,怎么说,两个大男人谈恋爱,似乎怎么也觉得少了些罗曼蒂克的气息。当把在美利坚亲眼目睹的那些情侣交往代到自己身上时,就会发现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他们两人都是陪着对方出生入死过的,身上留着的伤疤胜过一切的海誓山盟,重生的血肉早已长在一起分不清彼此,待在对方身边似乎是这般的顺理成章。浪漫这词好像还真没在他们恋爱中出现过。他们不需要这种东西来证明他们的爱情,当初在深渊中紧握的手早已宣告了一切。

        楚子航也不懂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想这些,没由来的,他有了这种冲动,想要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做点什么。他在斟酌。

        良久,候机厅里响起了即将登机的广播。楚子航抓起了自己的行李,踏上了回家的路。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够看到的话绝对会被他这惊人的反应神经和迅疾的动作给惊艳到,发出阵阵惊叹:从敏锐地捕捉到门外隐约传来脚步声,到钥匙插进锁孔的那刹那间确认,再到门外的人推开门的瞬间,把手上的叉子往杯面一扔,猛地把它藏到垃圾桶后面,一气呵成,就连路明非都情不自禁地想要夸自己在执行部里面待那么多年练就出来的速度还真不是盖的,接下来就是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露出一副惊讶甚至惊恐的表情回头。

        “师、师兄?你不是说后天才回来吗?”

        瞄了一眼对方脚边的垃圾桶,楚子航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任务很顺利就提前结束了。你几天没吃饭了?”

        纵然身为执行部王牌专员路明非刚刚的动作已经近乎完美,但很明显,这欲盖弥彰的行为还是没躲过同为执行部利器的楚子航的眼睛。路明非值得心虚地回答:“诶就这两天懒得做饭......”妈耶谁知道你提前回来啊,难得休息死宅之魂一爆发就只想好好地来个葛优瘫,在咸鱼的世界里唯有泡面与番剧不可辜负,谁知道就这样被人抓了个正着,喂喂这难道不是各家二维纸片人才用的套路么?

        路明非这糟糕的生活习性楚子航早已摸得一清二楚,同居之后尽管因为任务两人分别的时间比在一起还要长,但只要是在家楚子航还说对两人的三餐各种严抓,弄得路明非有时候暗地里喊起“楚大妈”以宣不忿然后乖乖照做,所以看到这幅情景楚子航没再说什么,只是关上了门。这时候路明非的目光才落到了楚子航手上提着的食材上,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忽然脑海里就蹦出“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这句话。

        好吧,别说胃了,心早就不争气地跟着跑了,这还哪里用得着先捉住胃呢。

        路明非认命地走过去帮忙接过那袋晚饭,这时就猝不及防地听到对方地开口:“情人节礼物。”

        “???”路明非震惊地抬头,又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なに(纳尼)?今天情人节了?师兄你说这是礼物?哇塞师兄你——”

        一时词穷的他还没想到用什么词来形容,一抹鲜艳的红色就在眼前一闪而过消失在眼角。很轻很轻,又有点扎扎的,那样东西落在了自己的耳背后。

        “节日快乐。”

        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那抹红色宛若染料一样,将耳朵也染上了那股鲜红。感觉脸烧了起来,像是血液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加速地涌向心脏。一时之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大脑的每一个角落都被那红色、那动作、那人霸道地占据,唯一能做的做就是“噗”地一声将这即将在心脏爆发的情感笑出来,低下头,像是避开视线一样,又像是想要亲近一样——两人的距离让他能够把空白的大脑抵在对方的肩上,不远不近,恰到好处。

        诶,这还是那个他认识的楚子航么?这是哪家妖孽把那个杀胚掉包了想要来蹭吃蹭喝蹭睡的吧?

        第一次送花却收到这样反应的人竟有些不知所措,略加思索过后,决定伸手拥抱,将两人的那点间隙缩减为零,怀中的人顺着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还可以?”试探着问。

        怀中人又是一笑,抖了抖手中的袋子,“......师兄你还记得我的晚饭我就很开心。”

        两人的体温化掉了那些初春的寒冷和不知名的羞涩,用两人因紧张而沉重地跳动着心脏计数着流逝的点滴时间。

        良久,路明非拍拍楚子航手臂。

        “话说师兄,我没有准备情人节礼物,以身相许行么?”

        不行。楚子航这么想着。

        早已拥有了彼此,还怎么送给对方。


评论(2)
热度(45)

© 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